谁借了谁的刀来杀人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案件陷入迷境

  那日,在一家公司做销售的肖娅过24岁生日,她邀来很多朋友,包括她的姐姐肖雨,肖雨是个富婆。看见姐姐衣着华贵、浓妆艳抹地从宝马车上款款下来,肖娅忙迎上。

  忽然,肖雨双手捂住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说胸口非常难受,片刻之间,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肖娅忙把姐姐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肖雨气绝身亡。医生初步判断肖雨是中毒而亡。

  接到报案,市刑警队队长张巡带人赶到现场。生日party已经散了,只留下两个好友陪着肖娅。张巡仔细询问当时的情况,几个人说的都差不多,说肖雨刚下车还面带微笑,谁知走了几十步就倒地而亡。

  听说姐姐可能是中毒而死,肖娅既紧张又害怕,一边哭,一边要求张巡尽快查清凶手,为姐姐报仇。

  张巡仔细检查了现场,见肖雨倒下的地方离她的宝马车不到30米,再加上她下车的时间,按正常速度,最多只要半分钟,而且在她下车后没有接触现场的任何人,这说明现场不可能有人害她;而她的家离肖娅的住处至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她是自己开车来的,车里没有第二个人,这说明在车上也不可能有人给她下毒。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来肖娅住处之前就已经中了毒,而这个人能让肖雨正好在来到肖娅的住处后死亡,说明是个作案高手。

  张巡让助手仔细检查了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让助手暂时封存了肖雨的车,然后带着助手来到医院的太平间。

  躺在停尸床上的肖雨依然显得端庄秀美,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张巡发现肖雨胳膊上挎着一只精致的女坤包,打开看看,里面有一只钱夹、一部手机,再就是一些女人用的化妆品。钱夹里钱不多,只有几百元,里面还有两张信用卡。张巡又拿过肖雨的手机,翻看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留言,嘱咐助手记下号码和内容。这时,一位法医过来告诉张巡:“她中的毒已经化验出来了,是氰化钾。”

  听了法医的话,张巡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氰化钾是一种剧毒品,几微克就能致人于死地,而且这种毒物药效非常快,一般人中毒半分钟之内就会死亡。那么,根据时间推算,肖雨不可能是在家里或路上中的毒,也不是在下车后中的毒,而是在她来到肖娅家门口并停车后,还没有下车前中的毒。可是,现场的几个人同时证明,当时车上只有肖雨一人呀。难道她是自杀?可一点自杀的迹象都没有,再说为什么要到自己妹妹家里来自杀呢?如果是他杀,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是怎样下的毒呢?

  调查中张巡了解到:肖雨今年35年,人长得非常漂亮,看起来只有二十八九岁,性格内向,不喜欢跟人交往。她的前夫是做木材生意的,三年前,因车祸身亡,她继承了全部财产,现在是一个有几百万元资产的小富婆。两年前,肖雨再婚,现在的丈夫名叫白勇。白勇主要协助肖雨打理木材生意。他们家有个叫王嫂的保姆,还有一个肖雨跟前夫生的女儿,被姑妈接到法国读书,不在肖雨身边。

  从调查的情况来看,王嫂是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乡下女人,平时跟女主人的关系也挺好,她没有毒杀女主人的动机。这样看来,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她的丈夫白勇。

  张巡把调查的重点放在白勇身上。白勇原来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只有26岁,比肖雨整整小9岁,按常理说,女比男大这么多,是不会走到一起来的,也许是因为肖雨有钱吧,而这正是疑点。但是,通过仔细了解,肖雨中毒死亡的3小时前,白勇就和朋友一起开车到南京去处理一笔生意上的事情去了,他当时根本就不在场。

  案子一时陷入迷境。

  难道另有隐情

  当天晚上,张巡一直沉浸在案情之中,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妻子问他怎么了,他说:“遇到个棘手的案子,跟你说你也不懂。”

  妻子说:“你们男人对案件的判断,逻辑性要强一些,但却不一定比女性细腻,说出来,指不定我能给你启发呢!”张巡就把案情告诉了妻子。

  没想到妻子说:“这有什么想不通的?我觉得凶手可能提前下了毒,但直到案发地才中毒。你想呀,死者比丈夫大那么多,她一定害怕丈夫嫌她老,所以会随时化妆打扮,你怎么不试着从死者的化妆品上找找突破口。”

  张巡听了,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妻子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谢谢老婆!”

  第二天一上班,他马上安排助手把肖雨包里的化妆品拿去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没错,肖雨坤包里共有两支口红,都被抹上了氰化钾!

  张巡心想,妻子说得对,肖雨比丈夫大,所以特别注重化妆,凶手知道她的这个习惯,就在她的口红上下了毒,这种毒足以致命。肖雨可能是开车来到妹妹家门口前,临下车,又给自己补了妆,结果中毒而死。看来凶手就是身边的人,白勇或保姆。但现在他一点证据也没有。不便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这天一大早,肖雨家的保姆王嫂悄悄找到张巡,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说她曾无意中看见白勇和肖娅在一起鬼混,而且还听见他们说什么毒的毒性来得快……

  张巡眼前一亮:难道是白勇和肖娅勾搭成奸,然后毒死肖雨?张巡正在苦思冥想,肖娅找他问案子的进展情况来了。张巡心里一动,故意说:“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家的保姆可能是凶手。”肖娅显得一点也不吃惊,说:“既然是这样,那就赶快把她抓起来结案吧!”张巡点点头,说:“别急,她跑不了。”

  肖娅走后,张巡马上找来助手说:“赶快调查一下这个肖娅的情况。”助手有些不解:“调查她干嘛?死者是她的亲姐姐呀!再说,如果是她干的,她为什么要让肖雨死在自己的家中?这不是嫌疑更大吗?”张巡说:“我也没说她就是凶手,让你调查你就调查。记住,我要的是她的全面资料。”

  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肖雨和肖娅就是亲姐妹,姐妹俩的感情一直很好。而且有条重要消息:最近也有人发现,肖娅跟白勇的关系非常亲密。

谁借了谁的刀来杀人

  张巡什么也没说,他亲自安排人对肖娅的电话进行监听,当天晚上,肖娅接到一个男子的电话,男人问:“小娅,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肖娅有些紧张地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最近几天我们不要通电话!事情还没有结果呢,他们可能怀疑王嫂了,你急什么!”

  那人说:“我怎么不急?警察可能也盯着我呢!”

  肖娅说:“放心吧,你就等着我们一起过快活日子吧。”然后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肖娅正要出门,不想门口站着张巡。肖娅故作镇静地说:“是张队长呀,是不是案子破了?”张巡微微一笑说,“你先不要忙着问我,咱们先欣赏一段‘广播剧’怎么样?”说着,他按下录音机的按键。正是肖娅跟神秘男子的电话录音。

  肖娅听着听着,脸就没了人色。她颓然坐下说:“你不是说那个保姆王嫂才是凶手吗?”张巡一笑,说:“那是我虚晃一枪,你才是真正的凶手。当然,你还有个帮凶,要不要见见那个人?”说着,他做了个手势,助手把白勇带了过来。

  两个人见事情败露了,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言不发。

  张巡说:“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肖娅虽然和肖雨是亲姐妹,但你们俩的贫富差距太大,这让你肖娅的心理不平衡。在跟姐姐的交往中,肖娅认识了白勇,并看出他不喜欢肖雨比自己大,于是,肖娅就用美色勾引姐夫白勇。勾搭成奸后,就联手除掉肖雨,以便合法继承她的财产,过快活日子。

  他们知道肖雨喜欢随时化妆打扮,就让白勇在肖雨准备参加肖娅的生日party前,在她的两只口红上涂上剧毒氰化钾。为了让警方不怀疑白勇,白勇在口红上涂毒后就和别人一起出了远门。

  果然,几个小时后,肖雨在来到肖娅的门口时,下车前,又拿着口红补了妆,于是中毒……”

  说这到里,肖娅忽然捂着脸哭着叫道:“别说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姐姐,我有罪……”

  白勇也承认是他与肖娅合谋毒杀了肖雨,但奇怪的是,两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涂的是眼镜蛇毒,坚决否认涂得是氰化钾。

  这是为什么呢?按说,既然他们承认杀了人,怎么杀都是杀,没必要否认什么,难道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借刀杀人,谁借了谁的刀

  在与肖雨邻居的闲聊中,邻居提供了一个重要细节,说肖雨家王嫂的儿子王克不久前来肖雨家捉老鼠,被肖雨赶走了,因为肖雨说家里根本就没有老鼠。

  肖雨家没有老鼠,王嫂为什么要儿子来帮助捉老鼠?这里面有什么隐情?难道是王嫂毒杀了肖雨?可王嫂为什么要毒死女主人呢?

  张巡找到王嫂的儿子王克。王克在一家大学的实验室里当保管员,这让张巡眼前又是一亮,因为实验室里有氰化钾。他问王克为什么要到肖雨家捉老鼠,王克说:“我是听妈妈说肖雨家有老鼠,那天我上街,就想顺便去看看,谁知肖雨却说没有。”

  王克还说,他母亲后来说肖雨这个人性格很怪,如果不把老鼠捉了,肖雨会怪她的,而政府最近禁止制销毒鼠强,她得知毒鼠强的主要成分是氰化钾,就要他从实验室弄点氰化钾来把老鼠毒死……

  张巡立即传唤王嫂。他问王嫂:“你平时是否接触过肖雨的化妆品?”王嫂不知是计,连忙摆手说:“那是她随身携带的东西,宝贝一样,我哪能接触得到。”

  张巡诈她说:“那你的指痕为什么会跑到肖雨的口红上去?你让儿子弄氰化钾做什么?氰化钾现在在哪里?说!”

  王嫂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毕竟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妇女,见抵赖不掉,只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招了。

  因为肖雨与白勇是半路夫妻,年龄又悬殊较大,肖雨总担心他会变心,于是,与他结婚后就悄悄藏起私房钱。王嫂与她关系好,她每次到银行存、取钱,也不背王嫂,因此,她的密码王嫂也知道。有一次,王嫂无意中看到她的存折,竟有30万元,不由产生邪念:这笔钱要是归自己多好……

  恰巧此后不久,看到白勇和肖娅在一起鬼混,于是,就想借刀杀人嫁祸于他们。她得知肖娅下个月要举办一个生日party,肖雨肯定会去参加。而肖雨有随时补妆的习惯,她就想在肖雨用的口红上下毒。这与白勇和肖娅的想法不谋而合。她告诉儿子肖雨家有老鼠,本来是想让儿子给弄点毒药准备着,没想到儿子却认了真,要来帮捉老鼠,后来,在她的提示下,儿子才给弄了点氰化钾。她就买来两支与肖雨平日用的一模一样的口红,偷偷把毒药抹在口红上;然后,趁肖雨出门前不注意,悄悄地把肖雨包里白勇做过手脚的两支口红调了包。

  白勇和肖娅做梦也没有想到,肖雨是王嫂毒死的。王嫂也没有想到,因为捉老鼠的事,她却被自己的儿子“供”了出来,真是应了古人说的那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网:http://gs.kankanmi.com

上一篇:惊惧婴唇
下一篇:最后一页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