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人面鱼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李炯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脑。今天是周末,她想玩个通宵。

  登录QQ,同事扬子江的头像闪动起来,消息是半小时前发出的,很醒目的红色大字:如果有“桃花鱼”加你,千万不要理,并且要马上关闭电脑!

  李炯暗自发笑。扬子江喜欢她,她心里很清楚。所以,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扬子江都显得大惊小怪,一定告诉李炯。白天在公司就有人议论“桃花鱼”,李炯觉得这跟什么灵异帖一样,不过是网络中无聊的恶作剧。

  李烟正玩得兴起,音箱中突然传出一阵“吱吱”声,有陌生人发来信息:“桃花鱼”申请加为好友。

  李炯想到扬子江刚刚发来的信息,犹豫了一下,点了“拒绝”。两秒钟后,李烟的屏幕一团漆黑,然后盛开了朵朵桃花,一条条鱼在其中游动。突然间,所有的桃花都变成鲜血,一条鱼猛地扭过身,那是一条美丽的人面鱼。但不过刹那间,人面的五官纷纷剥落,变成了三个大大的黑洞!李烟感觉周身发冷,那张可怖的脸吐出鬼魂般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了!”李烟再也无法忍受,一下子拔断了电脑的电源。

  屋里一片死寂,李烟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拨通扬子江的电话,询问“桃花鱼”是怎么回事。扬子江问她看到了没有,李烟否定了。扬子江叹了口气,问她有没有时间,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当下,两人约在距李烟住处不远的咖啡馆见面。扬子江缓缓讲述起来。他说大概一个多月前,自己在相邻城市的一个朋友被“桃花鱼”杀死了。起先,他认为是一种病毒,可后来他发现不是,应该近似于幽魂之类。

  李炯身上起了一层寒意。扬子江喝了两口咖啡,讲起了“桃花鱼”的故事。

  朱军是扬子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两个多月前,一个名叫“桃花鱼”的陌生人申请加为好友,朱军毫不犹豫地加了。他和“桃花鱼”聊得热火朝天,甚至以“老公”、“老婆”相称。朱军提出视频,“桃花鱼”答应了。视频打开,朱军发现“桃花鱼”竟是个鱼身人面!当对方甩动着鱼尾,几滴水珠溅上屏幕,还有硕大的鳞片清晰可见时。朱军吓呆了。他要下线,“桃花鱼”不让,朱军只好谎称老婆要回来了。瞬间,“桃花鱼”面露狰狞,五官剥落,长长的鱼尾从屏幕中伸出来。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鱼尾将朱军半截身子卷进了屏幕中,朱军的头就是被破碎的屏幕生生割断的。

  李烟微微有些颤抖,问扬子江:“是谁告诉你这些细节的?”“我有朋友在警察局,我看了聊天记录,朱军的房间有监控摄像头,一切都拍下来了。”

  这天晚上,李烟失眠了。“桃花鱼”为什么会盯上自己?她想去网上搜索,却不敢开电脑。凌晨时分,李烟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李烟听到门边传来不规则的“砰砰”的声音。悄悄走到门边,那声音像是有什么在扑打着门。沉思片刻,李烟猛地打开门,门口空荡荡的,地上却有一片水渍,门上也有。令她毛骨悚然的是,门板上不光有水渍,还挂着两片硕大的鱼鳞。李烟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回到房间,她顺手拿了根铁棍,顺着楼梯下行。在楼梯拐角处,她看到一条半人半鱼样的东西。那东西扭过身,原本绝色的美人鱼变了脸,皮肤一寸寸剥落,变成了骷髅头!李烟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李烟是被下夜班的工人发现的。她被摇醒之后,朝楼梯拐角望去,什么都没有,仔细看才能看到淡淡的水渍。大清早,李烟打电话给扬子江。扬子江焦急万分,说“桃花鱼”可能并不想伤害李烟,否则她现在不可能安安稳稳地给他打电话。扬子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先搬到我这儿住吧。另外,电脑要格式化。”

  扬子江本来是和朋友合租的,后来朋友出了国,另一间房正好可以给李烟住。李烟仔细询问起“桃花鱼”的来历。扬子江说他起初也像李烟一样,根本不信,可朋友朱军死后,他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还有另一个人死于“桃花鱼”,他的网名叫“一飞冲天”。听到这个名字,李烟的身子不由得一抖。扬子江诧异地看着她:“你认识?”李烟问“一飞冲天”是不是一个开书店的男人,扬子江更惊讶了,说是的。李烟感觉自己如遭雷击一般,无力地靠在墙边。半晌,李烟问警方对朱军的死有什么看法,扬子江摇摇头,说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没破案。

  搬到扬子江家的第一晚,李烟吞下了两粒安眠药才得以入睡。可她刚合上眼睛,却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东西侵入了脑中。她缓缓睁开眼,只见墙面上打出一束光,像是投影。一条鱼出现在墙上,先是鱼尾,接着是一张清秀女孩的脸。那女孩回头一笑,突然间,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女人被倒吊着脚悬在高楼上,就像秋千在风里摆来摆去。女人的头越摆越近,李烟终于看到她的脸。就在绳子被砍断的刹那,那张脸在李烟的眼前定格,李烟认识她!她怔怔地盯着那个女人不断地下落,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终于,四周归于一片黑暗,安眠药几乎是强制性地将李炯带进了睡眠。

桃花人面鱼

  清早,一阵敲门声将李烟从睡梦中唤醒。扬子江已经做好了早饭,李烟浑身疲惫地坐起身,本能地脸扭向墙,墙上什么都没有。她径直奔到电脑前。扬子江不解,问她要做什么,李烟并不答话,打开网页,呆呆地看着找到的那条消息:凌晨三点,一青年女子在郊外红花会馆坠楼身亡。女子系某广告公司职员,死亡原因正在调查之中。尽管没有图片显示,可李烟知道她是谁,她的网名是“虞美人”。

  抓起外套,李烟飞快地出门,一直奔郊外的红花会馆。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到了红花会馆门前。门前的广场拉起了警戒线,地上还画着白色人形线。红花会馆虽然盖了没几年,可属于违章建筑,城市大改造,只是拆迁还未开始。两个保安在现场把守,李烟撒谎说是死者的姐姐。保安特意嘱咐一番,放了她进去。李烟走到警戒线内,就在人形线的旁边,她看到了大片水渍,还有一片硕大的鱼鳞。

  迅速离开现场,李烟回到扬子江的住处。半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打电话给扬子江,问他的朋友朱军是否有网名,扬子江想了想,说:“他的网名叫‘五湖散仙’。”

  合上手机,李烟什么都明白了。“桃花鱼”是一个鬼魂。先是“五湖散仙”,接着是“一飞冲天”,再是“虞美人”,下一个就是她李烟。可这几次,“桃花鱼”为什么没要她的命?

  李烟感到头隐隐作痛。她从床底拉出皮箱,在最底层,李烟拿出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中央是一幅素描,五个人坐在草地上喝啤酒。这是三年前画的,那时的李烟没事就喜欢画素描,可自从发生了那样的事,她就再没拿过画笔。盯着上面五张笑容满面的脸,李烟知道其中三人已经身亡。他们是从网站集结的驴友,彼此只知道网名和零星情况。李烟是组织者,只有她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但也仅仅是手机号和网名而已。

  三年前的那次“驴行”就像是一场噩梦,他们死里逃生,约定今生不再联系。剩下的两个人,李烟轻易就找到了。一个名叫“落马”在本城,另一个就在相邻的小镇。听李烟说起三个驴友被杀的消息,两个人反应不一,但在李烟的劝说下,他们都答应聚一聚,商量对策。

  李烟早早到了约定的咖啡馆,不由得想起往事。三年前一个桃花盛开的春天,一辆正在快速行

  驶的中巴车突然发生故障,将七个自助旅行的背包客扔进了旁边的沟里。司机当场身亡,幸好沟里的黑土已经解冻,变得潮湿松软。可车门仍然被挤压得变形,七个人或轻或重都受了伤,好在都能行动自如。但众人找不到能够敲破窗子的东西,无法逃生。就在这时,“五湖散仙”突然叫了一声:“假肢!”

  是的,他们七人中,有一个刚刚加入的陌生女孩,她只让大家称呼她“小晴”。她的左腿装着义肢,她本来是独自出门写生,听完他们的计划便临时加入到当中。小晴惊慌失措,应该是反抗了的,李炯忘记了是谁粗暴地将她的义肢取了下来,用力砸破窗玻璃。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迅速爬出车窗逃生,可少了义肢、另一条腿又受伤的小晴被扔在了车里。中巴车已经在漏油,刺鼻的气味让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离汽车远远的。小晴哭喊着朝窗口爬,可没等她爬到窗边,汽车爆炸了。

  事后,李烟曾痛悔万分。他们逃出差不多两分钟后,汽车才爆炸,他们本可以救出她,但他们只是拼命地向前逃,没有一个人回头。“‘桃花鱼’可能是小晴的鬼魂。”李烟叹息着说。“如果真有鬼魂,她死后应该马上来找我们复仇,为什么要等三年后?”“落马”脸色灰白,眼睛里藏着愤怒。

  这时李烟的电话响了,是扬子江打来的。他语气急促,问李炯在哪儿,他在网络中发现了“桃花鱼”的下落。李炯眼前一亮。

  扬子江的语气中夹杂着兴奋,说他通过警察局的朋友,以黑客的方式捕捉到了她电脑中出现的“桃花鱼”。成功破解程序之后,发现了“桃花鱼”的IP地址。“桃花鱼”很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不过,潜入李烟电脑的“桃花鱼”,地址显示是本市。李炯皱起眉,问:“具体地址找到了吗?”

  “找到了,清江路23号,是一个铺面!”扬子江几乎是咬着牙说。

  李烟曾听扬子江说过,他和朱军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朱军的死给他很大打击。哪怕凶手是幽灵,他也绝对不会放弃。“我现在就去清江路23,号。我倒要去看看,那个幽灵是什么样子!”扬子江说完,挂断了电话。李炯将扬子江的话重述了一遍。众人决定,也到清江路23号看看。

  幽深夜色中,出租车停在一条偏僻小街。李烟已联系过扬子江,他已经先行到达。23号的门上挂着一把大锁,门边的广告灯箱坏了,招牌上隐约可见“美人鱼”三个字,让几个人心里一惊。

  “落马”突然将头转向李烟:“我记得,你好像曾经经营一家名为‘美人鱼’的服装店。”李烟愕然。她的确曾经营过同名的服装店,可早在几年前就关闭了,这店面和自己曾开过的店面只是纯属巧合。门锁被先行赶来的扬子江撬开了。李烟看到扬子江嘴里叼着手电筒,正在墙上四处摸索。

  “你在找什么?”李烟问。“我刚看了,这铺子里没电脑,可有网线接口。我在想,店主在哪儿上网。”另外三人也四下寻找起来。只听“落马”喊:“这儿有扇门。”众人转过头,果然看到墙上开着一扇隐形门。门上挂着一个简易锁,扬子江用铁棍轻轻一撬,锁头掉了下来。下面是一个狭窄的楼梯,顺着楼梯往下走,“落马”打着了打火机。

  最下面是一间很小的地下室,可众人却全都惊呆了。他们猜得没错,如果这儿是“桃花鱼”的落脚之处,那么她一定和小晴有关,因为墙上到处都是小晴的照片,小晴穿着美人鱼演出服,她的脚下,朱军的照片被打上了红叉。“虞美人”和“一飞冲天”的照片被打上了黑叉,下面依次是其余三个人的照片,一个不落。李烟打了个寒战。她扭过头,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众人大惊,纷纷往回逃,可门被关住,逃不出去了。刺鼻的气味越来越浓,墙上的电线进出一丝火花,一团巨大的火球爆开。

  远远站在路对面的扬子江无声地笑了,凄厉狰狞。小晴是他的妹妹,他用了三年时间追查妹妹的死。他是个电脑天才,制造了桃花病毒,以恶作剧的形式将“桃花鱼”的故事散播出去。他不是朱军的朋友,只是在偶尔得知朱军曾在妹妹的死亡现场出现后将其挟持。从朱军的嘴里,他得知事情的真相,也牵出了“一飞冲天”、“虞美人”和李烟。

  他没有马上杀掉李烟,只是想从她口中得知另外两个人的下落。扬子江设下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圈套,将深怀负罪感的李烟套了进去。墙上的皮影不过是扬子江做的幻灯片,吞服安眠药和迷幻药的李烟仿佛在梦中看到了那些影子。一切都结束了。扬子江大步朝着远处走去,没人知道,妹妹的乳名叫“桃花”,她是个艺校老师,临终前编排了最后一个舞蹈剧《美人鱼》……

上一篇:鲜红色的绘画
下一篇:老婆的鬼魂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