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里的惊人浮尸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1.惊人浮尸

  烈日当头.

  一群孩子打闹着出了水湾村,直奔村外不远的水库.

  每到夏天,村里的水库就是村民们的天堂.茂密的垂柳下凉凉的水,浸在里面,皮软骨酥,炎热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尤其是孩子们,每个烈日都会到这里,戏水是他们最快乐的游戏.

  同往常一样,这群孩子,一下到水里就变成了游鱼,尽情的嬉戏着,打水仗,比水性,实在欢畅.

  “你们看!那是什么?”

  孩子们被吸引住了,都向水库中央望去.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浮着的是什么东西.

  “我们来比赛,看谁能游过去把那个东西拿过来,就让他当我们的头领!”

  好建议!几个稍大的男孩子参加了.

  “预备!开始!”

  顿时,几个孩子各自划开一条水道,奋力向中央游去.水边的孩子们都在大声的呐喊,为自己喜欢的玩伴加油.

  终于,有两个孩子游到了那里.拖着那个东西,游了回来.

  原来是一个大麻袋.里面也许有宝贝呢.大家好不容易把它弄上了岸.拖它回来的两个孩子自然拥有了打开的权力,当然,里面的东西也是他们先选.

  孩子们都围着麻袋,准备好了冲上去抢东西.

  “快开了!快开了!”

  ……

  “啊――!!!”

  孩子们惊慌失措,乱叫着撒腿就往家跑.

  麻袋里是一具尸体!

  半个小时后,镇上的警车鸣着警笛飞驰而来.刚在水库坝旁停下,几名警察就迅速地下车,直赶过来.现场得到了严密的保护.

  这时的坝上,早远远的围上了许多看热闹的村民.

  中午的时候,县里也来了两辆警车,法医也来了.

  2.紧急立案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镇上.县里迅速成立了专案组,白马镇派出所理所当然的直接负责调查侦破.人们的注意力被紧紧得吸住了.因为,这是白马镇近二十年的第一起刑事案件.

  白马镇所在地就在水湾村.水湾村水库就是白马镇的水源地.水库离镇上不过一里路,且是公路直达.

  新合县是远近闻名的产粮区.白马镇又是新合县的主要产粮区之一.因此,每年都有不少外地的商贩来此收购粮食.本地也有一些人靠贩卖粮食发了家致了富.

  白马镇热闹了,本来逢3.6.9才赶白马镇的.但是,自从出了这起案子后,天天都有人来镇上逛,一为看热闹,二为问消息.

  法医的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死者为男性,三十五岁左右,因头部受钝器重击然后窒息而死,死亡时间应该在去年的八月份.

  从现场来看,死者遇害后,被装进麻袋,又在麻袋外面系上了一块大石头,沉进水湾村水库.时间一长,绳子自然断开,导致麻袋浮出水面.麻袋是专门用来装粮食的那种.

  县刑警队的队长谢为民是侦破小组的组长.从警已有十年时间,拥有很丰富的刑侦知识和经验.全体成员在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后,立刻开了个会.

  白马镇派出所的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大家低着头默默的吸着烟,等着组长发话.谢队长拿着鉴定报告和现场记录,看着对友们.

  “大家有什么看法,讲吧.”

  “我看这应该是一起典型谋财害命的案子,”年轻的派出所所长说到,“死者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显然被搜过身,又是用专用粮食袋装的……”

  全部人都加入讨论了,发言有点混乱.“静一静,大家一个一个说.”谢队长马上提醒大家.

  “我们的看法和王所长的一致.”

  谢为民点点头,“大家应该注意两个细节,这是两个很有价值的地方.第一,死者的左手只有四个手指,法医又断定那是先天造成的,这是一个很大的特征;第二,死者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戒指,它告诉我们,死者应该是个有钱人,这也是死者身上唯一的财物.行凶者的疏忽恰好给我们留下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众人茅塞顿开,都佩服谢队长的能力.

  “对!我想起来了,记得去年八月份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一则寻人启事,上面好像就是说失踪的人左手是四个手指.”刑警队员朱华说到.

  “好!”谢为民拍案而起,”现在分配任务.王所长带领你的队员负责在水湾村和白马镇调查,小张回去尽快找到那张报纸.我到市里走一趟.现在开始行动!”

  3.浮出水面

  第二天傍晚,谢为民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案情有了重大进展.

  去年十月份,市公安局接到一名来自临省的三十岁妇女的报案,她称自己的丈夫邓军一个多月前携巨款来收购粮食,之后就失去了消息,她还准备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失踪者正是左手四个手指.

  王所长也调查到一个重要信息.去年八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白马镇迎宾旅馆住过两个陌生人,说是来收购粮食的.后来又说先到其他地方看看,就走了.入住登记薄上写的是"吴德财".

  这不是失踪者的名字.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那位妇女.兴许她能带来一点头绪.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的等待.当王所长带着一个助手到临省去寻找后,谢为民实在待不住,又在白马镇上和水湾村跑了几个来回.群众都睁着眼睛看着呢.要是不尽快破案,怎么向上面和群众交代.

  工夫不负有心人.据水库承包人胡勇回忆,好像是去年八月下旬,有一个外地口音的人来找他租渔船和渔具,说是想在那里钓鱼.因为是生意,这种事随时都有,所以当时没有怎么注意.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可疑.

  由于有具体地址,王所长们很快就找到了那位妇女张翠花.四天后,张翠花就跟随着到了白马镇.果然是丈夫的尸体,两人手上的戒指是有力的证据,那是几年前丈夫为二人买的,原为一对.

  凶手到底是谁?如果当时迎宾旅馆住进的的确是死者一行,那么,另外的一个人又是谁?突破口应该就在这里,谢队长的直觉告诉他.

  “你认识吴德财吗?”谢队长问张翠花.

  “吴德财?有点印象.好像以前我丈夫提到过,说是生意上的朋友.好像和我们是一个县的.但我没见过.”

  “我们要尽快找到他!节哀顺便吧,请放心,我们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的!我们会尽快抓住凶手!”

水库里的惊人浮尸

  4.辗转寻踪

  谢队长和王所长直奔古塘县公安局,说明情况后,对方当场表示尽全力配合工作.首先到户籍科,户籍民警找了好一阵,总算找到了:吴德财,古塘县吴家镇人.大家在出发去吴家镇前,该镇派出所就得到了电话通知.

  到了那里,才知道吴德财在镇上是鼎鼎大名的富户,以在外贩卖粮食为业.他家就和镇派出所一条街,吴德财和派出所一个同志关系不错.

  “大嫂,吴三哥在吗?”那名同事在前面问.

  “是大兄弟你啊.忙什么呢?你三哥他不在.找他有事?”

  “有几天没见了,想一起耍耍.他到哪里去了?”

  “还不是出去收粮食去了.说是到新合县.”

  “哦.那他回来了叫他过来耍啊.”

  新合县!谢队长和王所长心里一惊,又到我们县去了,立刻回去.

  新合县有十几个乡镇,主要的产粮区也有五六个.不过还是好办,给各个乡镇派出所下个通知,撒网捕鱼.

  王所长也回了白马镇.刚到派出所门口,后面就来了个人.

  “王所长――!王所长――!”

  “老李,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那个吴德财又来了,刚到,就在我旅馆里.”

  “等我!马上过去!”

  王所长急忙进了派出所,吩咐给谢队长打电话,然后带了两个助手,和旅馆老板奔旅馆而去.

  “咚――咚――咚――”

  “谁啊?”

  “送水的.”

  “哦,请进!”

  “你们――”

  “吴德财,让我们找得好苦啊.我们是派出所的.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王所长话音刚落,两个助手就上去了.

  “什么事?你们――!”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有什么话到了派出所再说!走吧.”

  放下电话,谢队长就叫上朱华,驱车白马镇.

  5.棋逢对手

  谢队长二人刚下车,王所长就迎了出来.有点不对劲.谢队长从王所长的表情上看出,事情似乎有麻烦.

  果然.听了王所长一席话后,谢为民明白事情复杂.但他还是决定再和吴德财谈次话.

  由于是协助调查的人,或者算是个犯罪嫌疑人.派出所的人没有为难吴德财.谢为民和吴德财谈完话,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王所长请他们两个人出去吃晚饭.三个人坐在餐管里,闷闷地抽着烟.

  “你们有什么看法?”谢为民猛吸了一口烟,看着王所长和朱华.

  “我看这个吴德财是个老实的生意人.他承认和死者是朋友,但关系一般.认识也是因为大家都做粮食生意.去年,是二人一起来的.由于白马镇余粮不多,又有当地人收,所以决定秋后再来.然后就分头走了,他直接进了县城,一直在城里……那凶手又是谁呢?还有,他说他根本没有到水库去过.那到水库去的又是?”王所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今晚再问问,他总要说出证明人证明自己确实在城里才行.另外,明天去找胡勇过来.”谢队长说.

  第二天一大早,王所长就去了水库.胡勇不在,他妻子说他昨天到县里去了,没有回来.等到下午,胡勇满脸沮丧的回来了.

  “你是不是又去赌了?又输了吧!真是死性不改.王所长等你半天了.”胡勇的妻子见到他就嘀咕到.

  “胡勇,去年是谁到你水库来的?是不是吴德财?”王所长拉着胡勇就走.

  “哪个吴德财?我不认识.我说了我不认识那个钓鱼的.”

  “去看了再说!”

  胡勇踏进派出所,刚好和吴德财的眼神碰了一下,就急忙转移了视线.这点异样被谢为民看在眼力,也突然觉得可能有些蹊跷.

  二人都说不认识对方.口吻很坚决.

  胡勇被告之近几天就在家不要出门后,满不在乎的就出了派出所.可哪里知道后面早跟了个人.

  当晚胡勇就进了城.直奔一家茶楼.朱华跟了进去.看到胡勇进了经理室,不久就出来了.过了一会,经理室又出来三个人.

  6.真相大白

  当那三个人走进白马镇派出所时,朱华刚好起床.昨天跟着胡勇,到夜里三点多才回了白马镇.胡勇进了白马镇就由派出所的人负责监视了.朱华跑去找谢队长,正好碰到那三个人在和谢队长聊天,大概认识.也不足为奇.但仔细一看,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好像就是县城茶楼里那三个人.

  “队长!你出来一下.”

  当谢为民听了朱华的汇报后,惊了.果然是他们!

  胡勇还在被窝里做着梦,王所长就带着手下冲了进来.他被带到派出所时,早已脸色发白了.

  “老实交代吧!”

  看着谢队长一行人.胡勇只有低头了.

  原来,胡勇和吴德财是认识的,就在城里的那家茶楼里.那家茶楼名为茶楼,其实专门在搞赌博活动,只是知道的人不多,当然参与的人也不多.二人都是好赌之人,在赌桌上也就一见如故了.

  案发前一天,二人都在茶楼输了个精光,又正在兴头上.于是二人商量着去哪里借点钱来翻本.吴德财自然就想到了同住在县城的邓军,心想找个借口应该会借到的.人家起初还同意,可胡勇不小心说搂了嘴,邓军自然不买帐,还训斥了二人,最后毫不客气的把二人推出了门.

  胡勇是小气之人,哪里窝得住这口气,又听说对方身上有十来万,心一横,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但吴德财怎么敢做这样的事,何况自己不缺那几个钱,赌瘾忍一忍就过去了.胡勇好不容易说动了,并且保证一切后果由他一人承担,事成之后,二人平分.

  于是,胡勇找了一把小铁锤.来到旅馆,以道歉并请吃饭的名义,再次进了邓军的房间.待其不注意时,用那把铁锤一下击中邓军的后脑勺.邓军当场昏了过去.

  二人马上包了辆出租车,说是朋友喝醉酒了.连夜到了水湾水库胡勇的家.吴德财又找来自己的装粮口袋,沉尸水库.

  两天过后,白马镇举行了镇史上第一次公审.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网:http://gs.kankanmi.com

上一篇:铁泰莲花血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