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红色的绘画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画廊里的画,标签着价格,出售给有兴趣的客户,画的来源主要是本地一所艺术学院的师生们,画廊老板住在画廊的楼上,每天是他最后一个离开画廊,关灯锁门,从外墙上突出的楼梯上楼,返回家中。

  今天临近画廊结束营业的时间,一个年轻人走进画廊,手上提着报纸包裹住外表的长方形的薄板,打开来,是一幅装裱在画框中的画,颜色单一,鲜艳的红色,是一个睁着眼睛的女人头像,张大了嘴巴。

  画面给画廊老板带来了震撼感,他收下了这幅画,向年轻人支付了一笔钱,目送着他走入夜幕中的背影,走远了,拐过街角的弯,看不到了,将刚收购到的这幅画挂上了墙壁,关灯,锁上画廊的门,绕到了屋子的侧面,沿着突出的一道楼梯,走上了二楼,回到了位于画廊楼上的家中。

  夜深人静时,他关了电脑,躺上床睡觉,眼睛闭着,浮现在脑海中一幅画面,女人睁着一双眼睛,嘴巴大张着,是他在临近结束画廊营业时,一个年轻人送来出售给他的画,画面震撼着他,睡不着,坐了起来拿过放在床头柜上手机,阅览下载的小说,消磨时间,看着看着,他听见卧室外面传来大门的门锁在转动的声音。

  他是独居,门锁的钥匙只有他有,来贼了,他下了床,从挂在墙上的装饰画后面抽出了藏在画背后的短筒猎枪,端着,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卧室,大门是敞开着的,一个人影站在门口,没有开灯,仅仅靠着窗户外面照进来的月光,看不清楚那个人影,是男还是女。

  画廊老板又朝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处电灯开关,按亮了,灯光中,他看见了敞开着的大门口,站着的人影是个女人,睁着眼睛,嘴巴大张着,脖子上开着一道血口,血液从伤口处流下,染红了她身上穿着的白色长裙。

  一阵狗的吠声,把画廊老板吵醒了,窗户外面天亮了,晨起被饲主牵出门散步的狗,在画廊的门前遇见了有敌意的同类,狂吠着,直到被饲主拽着牵狗绳拖走。

  画廊老板起床了,穿过客厅进厨房吃早饭,发现藏在卧室墙上的装饰画后面的短筒猎枪,出现在客厅的沙发上,保险已经弹开,只要扣动扳机,就能从枪口飞出已经装上枪膛的子弹,看样子,他出现了梦游的病症,将短筒猎枪重新藏回装饰画后面,画廊老板开了画廊的门,营业了。

  有顾客走进了画廊,看墙上挂着的画,一幅一幅的慢慢的走过,停在了画廊的一处墙角,那里挂着的一幅画,正是画廊老板昨天结束营业时收购的画,单一的鲜红色的画面,描绘着一张女人的脸,脸上的表情震撼着站在画前的顾客,他伸出双手,十指触摸到画布上,摩挲着画布,画廊老板的一声轻咳,惊回了顾客的魂,他掏出了钱包。

  画廊老板给刚刚出售了的画包装一层防尘的外罩,看最后一眼画面,惊觉得女人的脸有点眼熟,最近在哪里见过,顾客等着拿到买下来的画,画廊老板只好先将画包裹起来,递给了顾客,送他离开了画廊,顾客将画放入轿车的后排座位,坐到驾驶座上,驾车离开了,画廊老板想起来了,会觉得刚才卖掉的画上的女人眼熟,好像最近在哪里见过,是因为昨天夜里做的梦,在梦境中,看见画中的女人,打开了他家的门,站在门口,脖子上开着一道血口,鲜血从裂口流出来,淌下来,染红了穿在她身上的白色长裙。

鲜红色的绘画

  画廊老板一个寒颤,感觉到了冷,躲回了画廊内,今天不继续营业了,他关了画廊的灯光,锁了画廊的门,搓着冰凉的十指,绕到画廊侧面,沿着外墙突出的楼梯登上了二楼,一辆救护车呼啸着鸣笛声,疾风而过,画廊老板好奇的转过身,追着救护车的背影看向远处,站的高的缘故,视野看到的地方远,看见了路上拥堵不畅通的车流,缓缓的绕过一辆撞在路边灯柱上的轿车,出车祸了。

  为了满足好奇心,即使感觉冷也要先凑过去,最近距离的围观一下车祸现场,他下了楼梯,沿着路边的人行道匆匆向前,凑近了车祸的现场,受伤的司机已经从变形的车门内被解救出来,抬在了担架上,画廊老板吃了一惊,正是刚才买走那幅鲜红颜色的画的顾客,撞击在灯柱上而破碎了车窗玻璃,碎片扎进了他的皮肉,布满了脸上和脖子上,双手的手背上也扎入了碎玻璃,其中有几片更是扎穿了他的手掌。

  画廊老板看向了车内的后排座位上,那幅包裹好防尘外罩的画,仍静静的躺在沙发座上,没有受到车祸的影响,完好无损的样子。

  救护车载着受伤陷入了昏迷的顾客,鸣着笛,呼啸着,再一次疾风而过。

  画廊老板抱紧了胳膊,环抱在胸前,双手塞在胳膊下,沿着人形道匆匆的赶回位于画廊二楼的家里,窝在沙发上,喝着红酒,依靠酒精,让身体停止发抖,渐渐的发热,暖和了起来,他是空腹喝酒,醉意泛起来很快,他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很快就惊醒了,他听见了近在身边的争吵声。

  睁不开灌了铅似的眼皮,就听见那争吵声是一男一女,争吵的内容他听不出来,是外地的某种方言,他只听懂了其中的几个单字,拼凑着,了解到了一点,女人在赶男人走,男人不走,争吵声很快就升级成打斗声,然后,一抹温柔的液体泼到了画廊老板的脸上,他终于睁开了一条眼缝,抬手抹了一把被温热液体泼到的脸皮,染在手上一片鲜红色,他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因为惊骇睁的圆圆的,抹在手上的一片鲜红色,是飘散着腥味的血液,转过脸,他看见了画中的女人,瘫软在沙发上,眼睛睁圆着,露出了惊骇,嘴巴大张着,想呼叫,已经发不出了声音,脖子上一刀割开的伤口正在涌出鲜血,淌下来,染红了穿在她身上的白色长裙,他还看见了卖画给他的年轻人,手持一柄滴血的尖刀,站在被割喉的女人面前,歪着头看,笑了起来。

  画廊老板惊骇的想逃,从沙发上跌到了地上,屁股着地,疼痛感醒了他的酒醉,又是做了一场噩梦。

  派出所的片警听完画廊老板的讲述,留他坐着喝水解渴,躲远了,拨打了精神病院的电话,画廊老板还在等着片警给他可以离开回家的指令,突然看见片警带着两个白色制服的男人朝他冲了过来,没容他反应过来,就被架了起来,胳膊上被扎了一针,推入的药剂让他迅速的失去了知觉,等他恢复知觉的时候,是在十个小时后,他被绑在病床上,被当了精神病人,关在精神病院里。

  他向前来对他继续扎针的女护士求助,求她转告给警方,自己报警的内容不是疯子的想象,只要验证一下,白天时发生在某段路上的车祸,被拖走暂扣住的轿车后排座位上,一幅包裹着防外罩的画,鲜红色的颜料是人血,属于画面中的女人。

  "她已经被杀,凶手就是前天晚上到画廊向我出售那幅画的年轻人,监控探头录下了他长相。"

  女护士心善,相信了画廊老板,帮他再一次的向派出所报了案,一宗尚未被发现的命案告破了。

  从用人血绘制的画的画框上,提取到了一组非画廊老板的清晰指纹,从指纹库中匹配上了,一个有着暴力伤人记录的,近期被艺术学院开除了的美术系学生,警察去他租住的公寓找他回警局接受问询调查,他拒绝开门,警察强行的撞开门,看见了仍瘫软在沙发上的女死者,就是用人血绘制的那幅画中的女人。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网:http://gs.kankanmi.com

上一篇:带鬼魂回家
下一篇:桃花人面鱼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