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蹲在椅子上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一)手丢了

  陈良喜欢上了转校生的李红,暗恋半年,终于决定向她表白,但刚要表白便被同班的林雪搅黄了。

  陈良心里万分痛苦,他痛恨林雪,所以他要报复。而如何报复,陈良根本没有头绪,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学过道术的舍友张右,让他帮自己想个办法。

  张右的眼睛转了转,放下手里的报纸,拿起一支烟抽了起来:“我知道一个办法,绝对灵。”

  “什么办法?”陈良焦急地问道。

  “蹲椅子”张右一字一句地说道。

  蹲椅子?这是什么,陈良以为张右拿自己开心,便生气地推了他一把:“什么玩意儿,我找你帮忙,你倒好,拿我开心啊!”

  “我可是认真的。”张右严肃地说道,然后将一张白纸和一把刀交给了陈良,“相信我,我可没有骗你,你一定会报仇的。”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陈良独自一人来到教室。此时的教室空无一人,他慢慢地走到讲台上,眉头皱了下,然后将讲台旁边的椅子拖了出来,脱掉鞋,蹲在了上面。

  按照张右的说法,蹲椅子只是第一步,之后要将手指弄破,用自己的血在白纸上写上 “鬼”字,两眼不能闭上,心里要一直想着所要复仇的那个人的样子。

  “这什么鬼方法啊。”陈良蹲在椅子上没好气地嘟囔着,但还是严格按照张右的方法做了。

  十分钟之后,四周的空气忽然变冷,周围黑了下来。

  陈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一阵呼吸声,刚开始断断续续的,但刹那间就变得非常清晰。陈良蹲在椅子上不敢动弹,此时他的手脚感觉已经失灵了,他想躲起来,却完全无力。

  呼吸声在不断地靠近,当陈良感觉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那呼吸声却忽然消失了,四周也渐渐明亮了起来。陈良吓得满头大汗,慢慢将已经麻木的双脚放到地面上,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

  这时,他忽然感到有些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左手居然不见了,断臂上没有一丝血迹。陈良吓得晕了过去。

  醒来,已是第二天。教学楼楼门打开后,陈良披上大衣急忙跑了出去,他要去找张右算账。

  在经过女生宿舍的时候,陈良看到一堆人正围在那里。一个女生的尸体从寝室楼里抬了出来,细雪飘落,尸体上面没有任何遮盖,陈良远远能看到那个女生的脸——李红。而李红的脖子上有一支男人的手臂:粗糙,乌黑,手指上还有用刀子割破的伤疤,这分明是陈良昨晚丢失的那条手臂啊……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报复的是林雪,怎么将李红害死了?”陈良慌张起来。

  (二)接女手

  “陈良,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回到寝室后,张右对陈良说道。

  但陈良并不领情,他埋怨张右告诉自己这么狠的方法。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林雪,并没想到因此害死了李红。

  陈良崩溃了,他怨恨自己,也憎恨面前的张右,沉默片刻,便将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

  “你打我干什么?”张右用手捂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问道。

  “就你那个破方法,把李红害死了。”陈良咆哮着。

  对此,张右也很疑惑。不过,现在主要的是不能让别人发现陈良断了手臂,不能让人将陈良断臂和李红的死联系在一起,而最好的办法便是给陈良接上手臂,接上一只没人用的手臂。

  “晚上,咱们到郊区的乱坟岗去,我给你接上一条手臂。”张右说道。

  “你不会说把尸体的手臂给我接上吧?”陈良惊讶地问道。

  “没错。”张右点头说道:“只有接上尸体的手臂,才能让你的手臂一夜间恢复如初。”

  看到张右点头,陈良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安,犹豫片刻,便只能同意了。

  晚上,他们准时来到了乱坟岗,张右随便找了一个坟墓便挖了起来。很快,棺材里露出了一具女尸。女尸已经腐烂,身上爬满了蛆虫,恶臭难当,陈良几乎被这股气味熏到。

  “女的,这我怎么用啊?”陈良捂着鼻子不满地说道。

  “凑合用吧,现在可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张右悄声地说。

  “好吧。”陈良叹了口气说道。

  看到陈良同意,张右高兴地将女尸的左臂一刀砍断,然后放在陈良的断臂上,嘴里念叨了几句,便将胳膊安了上去。

  陈良活动了一下手臂,那只新手臂竟然和自己的一样,没有一丝不适。

  他们掩埋好尸体,准备离开的时候,陈良忽然看到坟墓里有张血红的纸条,上面写道:三魂相遇,三魂将合一。又看了看旁边的墓碑,上面的名字竟然是李红,而照片却也是李红的,埋葬时间是半年前。但刚才那具女尸,陈良和张右敢肯定,绝不是李红的,而是失踪许久的宋可。

  (三)活尸人

  当陈良和张右回到学校后,林雪却忽然从学校消失了,听说她最后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乱坟岗里。当时有人看到她坐在椅子上,不断傻笑。而几天后,一个恐怖的传闻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李红的尸体不见了,但有人在教室里发现了李红。它面色苍白,眼睛漆黑,蹲在椅子上,睁着眼睛,左右摇曳着,双手仿佛被控制了般,在空中不断晃动着,还时不时的发出人的呼吸声。

  陈良忽然感到了恐惧,心烦意乱的他便在学校的公园里走来走去,总感觉林雪与李红尸体的失踪有关。陈良魂不守舍地走着,抬头,看见路灯下站着一个女生。女生犹犹豫豫地站着原地,看见陈良后,变得慌慌张张。而陈良看到她是无比的愤怒,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她——林雪。

  “事情发展到现在全是因为你,现在你不玩失踪了么,怎么出来了啊?”

  陈良怒不可遏,大步走过去,还没骂完,林雪却开始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李红……其实不是真的李红。”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李红不是李红?”陈良大声喊道,脑袋里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在墓地里看到的写着李红的墓碑。

  林雪想了很久,然后向陈良说出了李红的秘密。

  半年前,林雪的闺蜜宋可在胡同里被人袭击,手脚被打成粉碎性骨折,经过一系列的抢救才活了下来。宋可醒来后,因为打击过大,经常发狂,精神几度崩溃。林雪非常心疼宋可,但又没有任何办法。

  一次,她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不知谁给了她一张纸条。居然是种巫术:半夜先蹲在椅子上,贴着“生”的纸条,什么也不想,这样自己的肢体会离开自己躯体。然后将刚死不久的女人的肢体接上去,自己便可拥有新的身体。

  但刚死不久的女生,林雪只知道一个——那就是李红。而李红的死是林雪亲眼看到的。当时,她接到一条短信,让她去公园,可一到公园,林雪便看到李红将双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活活将自己掐死了。而正当林雪要过去看的时候,张右忽然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将尸体装进行李箱里带走,并埋在了乱坟岗里。因为林雪天生怕事,所以这件事她一直都没有说过,无论任何人询问。

  不过,为了宋可,林雪找到了李红的尸体,按纸条上说的,为宋可换了一副新的四肢,但宋可却仍不满意,她看着自己受伤的脸,再次发疯了。可林雪没有办法让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帮她换上李红的头。然而第二天晚上,当林雪再次找宋可时,宋可的头已经和李红换了,月光一晃,林雪仿佛看到一颗死掉的头安在宋可了的脖子上。

  “你是说前几天死去的李红其实是宋可?”陈良不解地问道。

  “没错,宋可就是以李红的身份在这个学校里生活的。”林雪慢慢说道:“宋可完全是一具能动的尸体,而且性格也完全变了。”

  “那、那天我向李红,不,是宋可表白,你都跟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连理都没理我就走了?”

  “那一段日子,宋可特别关心学校钟楼的时针,她总是让我帮她盯着。如果时针变红了,无论什么时候必须及时告诉她,”林雪低着头说道:“而当时,我也是告诉她时针已经变红的事情,但并没想到她会拒绝你。”

  现在,林雪想让陈良帮忙,让一直在教室里蹲椅子的宋可安息。但陈良却有些恐惧,张右也知道蹲椅子和尸体嫁接的巫术,通过林雪的描述,张右曾拿走了李红的尸体,那当初给林雪纸条的人一定也是张右没错,他肯定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此时,张右忽然打来电话。他叫陈良马上到那个教室里去,说是有东西要给陈良看。陈良挂断电话,心里开始不停地犹豫起来,很显然张右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叫自己过去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事。陈良看了眼林雪,但这个林雪说的都是事实么?每每问她为什么失踪时,林雪总是闪烁其词,而且从她的身上总是冒出一股寒气来。

  陈良告别林雪后,犹犹豫豫地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可刚走几步,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低鸣声,陈良回过头,一个球状的东西慢慢飞了过来。

  “什么东西?”陈良伸手接住了这个球体,低头看去,居然是张右的人头!陈良吓得“妈呀”一声,把人头扔出去好远。张右的人头又飘过来,嘴里沙哑地说道:“别过去,李红在教学楼,别过去……”

  “教学楼?” 陈良不敢动弹了,头却微微地向左侧歪了一下。眼睛隐约看到远处的教学楼里有个人影,在左右摇摆着……

半夜蹲在椅子上

  (四)钟楼诡事

  张右的人头在空中飞舞了片刻便消失了。

  陈良犹豫半天,最后决定不去教学楼了,等天亮后直接约林雪到宋可一直在意的钟楼里看看再说。

  但第二天早上,当陈良刚走出寝室楼,就发现张右在门口等着。还没等陈良说话,张右便气匆匆地揪着他的衣领说道:“我昨晚让你去教学楼,你怎么没去啊?”

  “我昨晚看到你的头,它告诉我不让我过去的。”陈良惊愣地说道。

  “我的头?你骗谁啊?”张右没好声地说道,然后揪了他头发一下便匆匆离开了。陈良好奇地追过去,可当张右经过玻璃墙的时候,陈良发现镜子里的张右竟然没有脑袋。陈良觉得张右愈加地古怪起来,刚要继续追的时候,便发现他已经没了踪迹。

  陈良静静看了眼张右消失的这条路,四周是茂密的树林,唯一通向的建筑只能是钟楼。他皱了皱眉,然后打电话将林雪叫了过来,过了许久二人才在钟楼前汇合。因为陈良和钟楼的管理员熟识,所以路上没有任何阻碍。二人也很快来到了钟楼顶端,那里没有人打扫,地上落了很多的灰尘。陈良发现地上有刚落下的一排新脚印,非常清晰。除此之外,在钟楼顶端有一把椅子,上面有一滩血,仔细看还有一根头发,一张写着“陈良”的白纸挂在上面。

  “刚刚,有人来过这里,很可能是张右。”陈良一面说,一面向椅子的方向走去,但没走几步。椅子上鲜红的血水忽然蠕动起来,缓缓地黏在头发丝的周围,凝固,变成了一根血红色的绳带。片刻之后,又像蛇一样爬到了钟楼的时针上。顿时,陈良感到一阵的晕眩,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林雪见状,急忙将陈良扶过来,准备下去。

  刚走到楼梯口,陈良忽然发现钟楼的墙底下有个相册。拿到一楼打开一看,相册里是三个和李红长相一样的女人,但手臂却各不相同。

  (五)重生之地

  “这是怎么回事啊?”林雪看着相册一下子懵了。陈良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继续往后翻看,最后一页是三个墓碑的照片,且都是李红的,不过上面的时间并不一样。按林雪的说的,上面的时间分别是

  李红死的那天,宋可换完李红头颅那天,陈良换完手臂的第二天。

  “第三个坟墓可能隐藏着什么秘密?”陈良想了想,然后决定到墓地里看看,可刚到郊区的时候,陈良便忽然感觉自己的背包有些不对劲儿,打开一看,一颗人头正藏在里面。

  此时,已经黄昏,昏黄的阳光将大地染成了黄色,那个人头在包里微微地笑了起来。这时,陈良才看清,那个人头竟然是张右的。不过,现在人头已经开始腐烂,它飞到陈良面前,慢慢说道: “我是真的张右。”

  “那今天早上在寝室楼门口等我的人又是谁?”

  “他也是张右,不过,他只是个没有脑袋的躯体而已,是被控制的躯体。”人头偷偷瞅了一眼正往前走去的林雪说道,“你要小心点林雪。”

  人头先让陈良甩开林雪,然后带他来到坟地,来到了三个刻有“李红”名字的墓碑中央,眨了下眼睛,向陈良说出了这样一个真相。

  李红和张右原本是一起学道的是兄妹,但半年前李红知道一种能永葆青春的巫术后,便用道术控制了张右,并胁迫他来到了陈良的学校。按照李红所说的,要实施巫术,便需要现用巫术掐死自己,然后让

  一个女生用蹲椅子的方法主动替换四肢,这样自己才能占据那个女孩的身体,更换上自己的头颅。

  “你是说宋可换完肢体后,身体就被李红占据呢?”

  “没错,宋可被骗了,她不但没有拥有全新的身体,反而在更换四肢的时候死掉了。”人头看了眼天空继续解释道,“李红虽然拥有了宋可身体,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它要得到真正的重生,就必须要举行仪式。而这个仪式需要一个男生用蹲椅子的方式再次杀死她,然后再次更换新的身体。最后,让这个男生接上尸体的手臂,贴着在钟楼上用他头发炼出的血红线,来完成最终的仪式。”

  “你刚才说的男生是我?”陈良忽然一惊,然后大声问道,“你不会是李红的人吧?”

  “没错,我是李红的人,我是将宋可的手脚打成粉碎性骨折的人,也是我告诉宋可蹲椅子巫术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李红重生。而那天晚上,我被命令将你叫到教室,让李红举行仪式,但这仪式很可能让我送命,所以我将头分离出来,阻止你过去。不过,你现在要小心跟你在一起的林雪!”

  “你为什么这么说?”

  人头什么也没说,让他找到那个李红最新的坟墓,并让他挖开。陈良犹犹豫豫地挖了起来,没过一会,坟墓便被挖开了,陈良探着脑袋往里看去,一具女尸,一具和林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尸,旁边还有张红纸条:三魂相遇,三魂将合一。陈良望了眼远处正寻找自己的林雪,突然发现她浑身发白,没有影子,完全是一个漂浮不定的鬼魂。

  “在我为你接上尸体手臂后的第三天晚上,我在学校的石桥上看到了失踪已久的林雪,她小心翼翼,或者可以说是鬼鬼祟祟,”还没等陈良发问,人头便忽然说道,“我当时好奇,便跟了过去,渐渐地我发现,那具丢失的尸体是她偷的,她将尸体埋在这里后的第二天,又将尸体搬了出来。拿了一把椅子放在墓地里,自己蹲在上面。没过多长时间,便去掉了自己的头和四肢,然后装上了尸体的头和四肢,让李红的魂魄占据了她的身体,而自己却变成了鬼魂。但这期间,我并没有给林雪任何的暗示,也没有让她为李红奉献自己的躯体,所以我认为,林雪在失踪之前,已经成为李红的傀儡,完全被李红控制了。”

  “什么?”

  “虽然,我的头分离了出来,但躯体仍然为李红工作,所以今天早上,他会扯掉你一根头发,放在钟楼里的椅子上,但如果没有林雪将你带到钟楼里去,那个血红线是无法完成的。”

  听到这里陈良明白林雪所说的宋可经常去钟楼的事情很可能是假的,而不让他和宋可交往,也许是因为怕她们的秘密会暴露。陈良慢慢想着,心里忽然有些不安,然后慌张地问道:“那她带我来这里,该不会是完成最后的仪式吧?”

  “没错,所以我需要你马上在这墓地里滴下一滴你的血。”

  人头的话音刚落,陈良忽然看到林雪正慢慢走来,他开始不知所措起来,慌忙地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坟墓里。

  “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啊?”林雪生气地说道。

  陈良没有回答,而躲在陈良包里的人头却忽然跳了出来,对着林雪开始不断念起了咒语。转瞬间,从坟墓的周围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红圈,正好将林雪围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化成了一股白烟,被人头一口气吸了进去。他在笑,陈良发现人头在冷笑着。

  (六)真相大白

  “你为什么这样笑?”陈良疑惑地问道。

  “因为要举行仪式了。”人头微笑着说道,然后念了下咒语,将陈良的嘴封住了。片刻之后,他那具没有头的身体慢慢走了过来,手里还搬着一把椅子。还没等陈良说话,人头便飞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恢复了张右的样子。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张右一直在骗自己,他仍然为李红工作?那个林雪可能是个好人。

  在陈良不断思索的时候,张右忽然大声喊道:“李红你来吧,至高无上的李红,你来吧。”

  此时,天已经黑了,四周不断刮起了阴风,一个女孩的身影慢慢从山下走了上来,她额头贴着那根血红色的线,弯着腰,摇摆着,走到椅子旁,轻轻地蹲在了上面。陈良明白,这个女孩就是李红,一个可恶至极的女人。

  “你来了?”张右看着李红冷冷地说。

  “我来了。”李红摇晃着身体说道,然后开始不断念起了咒语。转瞬间,陈良便感觉浑身无力,身体迅速腐烂,血液开始从眼睛里飞出,慢慢飞到了李红的眼睛里,而张右也是这般,身体里的黑血快速流出,流入了李红的耳朵里。但在张右的身体开始变得干枯的时候,张右忽然大声念叨起来,李红椅子下面渐渐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圆圈,是刚才制服林雪鬼魂的红圈,顿时李红的头和四肢便掉了下来,仿佛积木坍塌一般。

  “我说过,我要背叛李红的,所以陈良你别怕哈。”张右解开陈良嘴吧上的咒语,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张右正狂笑的时候,身体便被一只从背后伸出来的鬼手撕碎了。陈良仔细看去,发现那个鬼手的主人竟然是李红,此时她的脸浮在空中,正冷冷地笑着。

  原来,当初李红并没有占据林雪所奉献的躯体,而是让之前便死去的宋可附身这躯体上,并要求其在所有人面前假冒李红她自己。

  “我与张右是一起学道的,没有他,仪式成功的几率会大大降低,但没办法,谁让他背叛了我。”李红说着,便走到了椅子和张右的尸体旁边,手慢慢一挥,里面慢慢往上浮出两个鬼魂,一个是林雪,一个是宋可。而那个林雪则走到陈良的背包旁,从里面拿出了从钟楼里捡来的相册,打开交给了李红。李红笑了一下,瞬间三个鬼魂将陈良围了起来。

  “宋可,林雪?”陈良疑惑地看着他们俩,“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李红?你们别帮她了,快救救我啊。”

  此时,宋可和林雪反而嘲笑起陈良来,但看陈良仍是一副疑惑的样子,林雪便慢慢说道:“人有三魂,天魂地魂人魂,而我们三个前世是同一个人的灵魂。在宋可更换完李红头颅,李红占据宋可的具体的时候起,我们三人的记忆才完全融合,思想上变成了一个整体。只要完成仪式,我们便可真正的重生了,并且永远美丽。”

  “那你在我身边不会是为了监控张右吧?”

  “没错,我向你暗示张右是李红的人,也是为了日后他要暗中联系你,你好跟我说,但事与愿违,你什么也没说。”林雪冷冷地笑着,然后在椅子上的尸体的头上贴了张纸条,“三魂相遇,三魂合一。”

  片刻之后,李红,宋可,林雪三个魂魄悬在空中,手拉这手在空中飞舞。陈良想马上逃离这块,但刚准备逃,自己的肉忽然间开始腐烂起来,冒起了烟。烟雾飞到三个魂魄的身旁,飞到了悬在空中的那本相册的周围,渐渐地在空中化成了一具骷髅,而随着时间的增加,骷髅上逐渐拥有了血和肉。但因为没有了张右,仪式进行得很慢。

  很长时间过去了,三个魂魄变成了一个魂魄,回到了中央躯体里,只需一分钟,仪式便结束了。但此时陈良却忽然站起来,慢慢走到椅子上的尸体旁,将上面写着三魂合一的纸条撕了下去。顿时,空中的躯体忽然爆炸了,血块像雹子般落下,猩红……

上一篇:找到了凶手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