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惊心按摩店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H市的商业街,十分的繁华,错落有致的高楼大厦,沿着街道井然有序的排列着,街道两边的梧桐树随着夏日的烈阳,在马路上投下斑驳的黑影,一缕缕金色的阳光随着树叶的缝隙,婆娑的洒在我的脸上。

  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用手指挡住脸,朝树上的声音源头看去,“知了、知了”鸟语蝉鸣声与街道上汽车喇叭声交织在了一起,惬意的在街道边的商店排着队,这家店的血糯米奶茶是我的最爱。

  “王一名,你一大早把我喊醒,说有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你买血糯米奶茶?”我的好友周浩,此刻正困意连连的跟我抱怨着。

  “当然有重要的事情,你看看我手机里的新闻?大事件的哦。”说着拿出手机,点击一个视频网站,准备播放的时候,突然卡屏了。

  周浩瞪着两眼看着卡屏的手机后,扭扭了脖子,“哎呦”一声,“哎,看来是看不成了,我脖子昨晚睡觉落枕了,得找个地方按摩一下。”

  “我陪你去。”盯着周浩的脖子仔细的看着,一块天然的菱形胎记之外,没有发现落枕的痕迹。

  周浩摆了摆手,告诉我昨晚已经约了一个人,等会就过来接他。

  等了一会,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在这炎炎夏日,居然穿的严严实实,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向我们走了过来,一直低着头,中等身高,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直挺挺的,显得特别生硬。

  “我是昨晚跟你联系的按摩师,这是我的名片。”嘶哑的声音,如同老旧的手拉琴发出刺耳的噪音,说着,伸出一双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僵直的递上名片。

  周浩摸着落枕的脖子,接过名片随意的看了眼,便丢给我,:“以后说不定你用的着,我先跟他过去了,哎呦!我的脖子…”龇牙咧嘴的朝我露出微笑道别,转身跟着黑衣男子渐行渐远。

  我看着手里名片的名字有些眼熟,待我脑海里刚刚浮现一些记忆的时候,被电话的铃声打断。

  “喂,啊名啊,一大早你跑去哪里了?今天你表叔入土封棺的日子,中午前一定要回来。”老妈埋怨的说了半天。

  我看着前面还有半米长的队伍,脸皮厚着插着队,买完杯奶茶招了辆车,急急忙忙的赶回家里。

  一整个下午,气氛沉重悲痛,亲人们神情严肃,有的抱头痛哭,有的默默流泪,看到这番凄凉的场景,心里十分的难受,不过并没有像别人那般的痛苦,这位表叔与我基本没有见过,只是一个远房的表叔…

  过了一会,轮到我瞻仰仪容,消瘦的脸庞,肤色蜡黄,眼睛安详的闭着,整体成平躺状。闭上眼睛默哀后准备离开,突然,表叔的眼珠在眼皮里似乎轻微的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心慌意乱的走到人多的地方。

  “妈,表叔看起来40岁不到,怎么就死了呢?”我眼神游离的看着远方,装作不经意的问着。

  “你表叔跟公司出去旅游,大巴车掉进水里,全车人都淹死了,真是命短啊,哎!”母亲叹了口气,似乎对于表叔的死也很遗憾。

  “该不会是最近新闻播放的视频吧,是那个按摩公司?”想起前几天看过的视频,早上本打算拿给周浩看的,是死者最后一刻拿起手机记录死亡的过程,当时的情形让人不忍直视。

  母亲告诉我就是那家按摩公司,在H市是相当有名气的,基本每年都会举办旅游活动,公司员工的福利待遇比其他公司好很多,谁要是在这个公司里入职,真是让人羡慕不已。他们公司按摩有个特色服务,需要前提预约,确定好时间之后,会有公司指派的按摩师前来接待,服务非常周到。

  入土封棺的程序十分繁琐,将近到了10点左右,所有的法事才基本告一段落。刚到家,便被母亲催促着洗洗睡觉,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半睡半醒间,心神恍惚的听见床边传来动静,眼睛努力的睁开,额头密布成一层细汗,终于眯成了一条缝,模模糊糊的看见两道黑影,在天花板上漂浮着!“王一名,我的脖子更疼了,好痛苦啊。”

  “周浩你怎么了?你今天不是去按摩的吗?”

  “我好…痛苦啊,你快来…救救我。”周浩的声音渐渐变的虚弱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卡住他的嗓子,让他喘不上气。

  “周浩,你要坚持住!告诉我,应该怎样才能救你?”我眼珠不停的动着,想尽快的从噩梦中清醒过来,越挣扎反而感到更加的疲惫。

  “你找名片上的… 。”声音突然中断,我“呼”的一口气,从睡梦中惊坐在床边,望向头顶的天花板,空空如也。

  “难道是个梦?”我拿起床边的电话拨打过去,周浩的手机显示关机,从口袋里拿出名片,熟悉的名字突然让我记忆起来!

  次日清晨,我来到一所老式的小区,爬到3楼的台阶旁,看着名片上的地址,“咚、咚…”的拍打着面前的防盗门。“你好,是王幻勇家吗?”

恐怖惊心按摩店

  “你好,我就是王幻勇,有事吗?”门口出来一个中年的汉子,膀大腰圆的身材,满脸警惕的看着我。

  “这张名片是你的吗?”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我确定就是他,在大巴车落水事件的新闻里,他接受过电视台的采访,名字就叫王幻勇,是公司唯一没有去旅游的。

  “是我的名片。”他拿过名片,翻过来检查了一下。

  之后,我邀请他来到楼下的餐厅吃饭,忧心如焚的跟他解释着找他的原因,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拿着你的名片,帮我的朋友周浩按摩,现在,我的朋友失去了联系!

  王幻勇喝了一杯酒后,脸色赤红的说:“这事确实挺邪乎的,最近我也碰到件事…”说完,他拿起酒杯倒了杯酒,一口喝进嘴里,咂咂嘴,面色有些沉重。

  “刚出事第2天,我回公司整理自己的东西,隐隐约约的听见办公室里传出声音。我这人平时胆子挺大,就靠近办公室侧面,从窗户边往里面瞧去,突然,一只血红的眼睛从窗帘的细缝中,死死的盯着我!”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在我面前这位壮实的大汉,说完之后,面色变得紧张,拿起一杯酒再次一口喝掉,或许这样能让他平复心情。

  面色凝重的思索着大汉说的话,大汉的话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些死去的人可能还活着!还有我死去的表叔,确定瞻仰遗容的时候,他的眼珠是动了一下。不管他们是死是活,我要救出周浩,决定今晚,去按摩店一探究竟。

  深夜,路边的灯光璀璨,道路两边的梧桐随风舞动,为这炎炎的夏日里增添一丝的清凉。我躲在按摩店的小巷旁边,看到门口的保安转身离开的时候,偷偷的溜进了按摩店。这里已经变的人烟荒凉,多天没有打扫的接待大厅,布满了一层灰尘,拿出手机当做照明灯,仔细的寻找每个房间,也许周浩就在这里。

  在搜寻到第4个按摩室时,突然"啊…”的一声,心里“咯噔”一下,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屏住呼吸悄悄的朝着声源走去,是办公室,从办公室传出的声音。

  我紧张的趴在地上,慢慢的爬了过去,斜眼透过窗帘看见里面漆黑一片…“啪”的一声,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在这干什么的?赶快滚。”门口保安拿着手电筒刺着我的脸,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以为我是个小偷。

  “我是来按摩的。”保安突然的出现,让我绷着的神经得到一丝放松。

  “是的,他是我的顾客,我可以作证!”周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他脸色在微弱的灯光下显的有些发青,看起来阴森森的。

  保安走后,我惊魂未定的看着周浩,“你可吓死我了,前天我做了一个梦,你说…”话还没说完,我被身后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打断了话语。

  “是不是说,要你救他啊!嘻嘻!”顿了顿,黑衣人阴森的说:"你刚刚说要做按摩,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今天由我来帮你服务!”

  黑衣人刺耳的声音充满了讥笑,手里提着一颗黑色的球状物品,边说边走近我的身边,看着他腐烂的脸庞跟视频里对比,果真是早已死去的老板。

  靠近的时候,黑衣人手里的球状物体是一颗人头,是周浩的头,我再转身去看周浩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无影。心里已经确定周浩已经死去,黑衣人也是死去的按摩店老板,胆战心惊的朝着门口跑去,原来他们都是死人!

  “咚”的一声,周围的门全部自动关闭,我绝望的看着按摩店的老板朝我走来,他血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掉,身上补满了尸斑,紫黑色的尸斑犹如浓墨一样,侵染着他的全身,他的头颅已经腐烂不堪,森白的牙齿裸露在脸颊外面,当衣服全部脱完的时候,一股恶臭直扑脑门,胃里翻滚着吐满一地。

  随后他用脸紧紧的贴住我的脸,伸着舌头往我脖子上舔着,接着伸手扭掉自己的头,把周浩的头按在了脖子上,惨绝人寰的画面让我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绝望的望着光秃的躯体,只剩下头跟躯干,四肢已经被按摩店的老板摘走,随着血量的大量流失,仿佛看到周浩在天堂里等着我。

上一篇:诡异的眼瞳
下一篇:黄道山的鬼魂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