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钻戒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1

  晚上九点,学校附近的路边摊还有很多人在大口喝酒,大声说笑。两个小时前,柏爵也和孙亮坐在这里,柏爵一边给孙亮倒着酒,一边安慰着心神不定的孙亮。之后柏爵去了趟超市,又去了复印社打印自己的求职简历。

  这时,柏爵的手机提示有短信进来,柏爵忙调出短信查看:小山爸爸的钻戒真不是我偷的,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钱赔偿十五万一枚的钻戒,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唯有一死。短信是孙亮发的。

  柏爵忙拨打孙亮的手机,没人接。他抬腿就往宿舍跑去。

  暑假期间,学校为了方便正在找工作的大四毕业生,特意没有关闭他们的宿舍。柏爵他们宿舍四个人,其中一个已经找到工作,所以早已不在宿舍住了。另一个名叫方存,因为家里有事,最近回了老家,前两天还给柏爵孙亮发了短信说要再过十天才能回来。现在宿舍里只住着柏爵和孙亮,两人也是关系最好的。

  柏爵进到宿舍楼时,又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孙亮和你在一起没?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寻死?我这就到学校去!”看来老师也收到了孙亮的短信。

  柏爵说:“我先去宿舍看看,见面再和您细说!”柏爵用钥匙打开房门,宿舍里灯光昏黄,孙亮直挺挺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缓慢到好像没有一样,身旁是一瓶开启了的安眠药,瓶内空空。

  “孙亮,你醒醒!孙亮,睁开眼睛看看,是我,柏爵!”孙亮没有反应,依旧呼吸微弱,嘴角不断地流出涎水。

  柏爵害怕了,手足无措地念叨着:“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待稍稍镇定下来,他忙打了急救电话。

  做完这些,柏爵又使劲地摇着孙亮,希望能把孙亮摇醒,可孙亮还是紧闭着双眼。柏爵拉开自己的抽屉,那里面有一千元钱,他拿出来要给孙亮急救用。钱的下面,一枚亮闪闪的钻戒静静地躺着。

  虽然不懂这玩意儿,可柏爵能认出上边的LOGO就是孙亮提到过的、那枚小山爸爸声称被孙亮偷去的价值十五万元的大钻戒。宿舍里只有自己和孙亮,自己根本没碰过钻戒,那么只有是孙亮做的。孙亮不是说他是被冤枉的吗?他不是愿意以死来证明自己吗?可这钻戒怎么跑到自己抽屉里了?难不成是孙亮一面在为自己洗白,一面又在把责任转嫁给自己?柏爵脑袋一片混乱。

  校园里隐约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柏爵没有时间再细想,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不想把自己卷进去。想了想,柏爵关上了自己的抽屉,然后把钻戒放进了方存抽屉里的一个隐蔽处。方存要十天后才能回来,这期间他可以好好想想这些问题。

  做完这些,柏爵赶快出去接救护车。过了十分钟,老师也急匆匆地赶到,她一边喘着粗气看着医生对孙亮做紧急救护,一边问柏爵到底是怎么回事。柏爵讲了这两天发生在孙亮身上的事。

  孙亮家在本地,是低保户,家里条件非常不好,因此孙亮一直在做兼职。小山是孙亮三个月前接到的客户,任务是每周周末给他补两个小时的英语。小山是个五年级的男孩,父亲好像是什么局长。

  昨天孙亮给小山补完课后还一切正常,可今天早上,孙亮就接到了小山爸爸的电话,说放在床头柜里的一枚价值十五万元的钻戒丢了,怀疑是孙亮偷去了。孙亮当时就否认了,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哪有什么钻戒,还说小山家平时也雇用小时工,为什么不去问小时工而只怀疑他?

  小山爸爸很强硬地说:“这两天小时工有事情没到我家来,而这个钻戒我在昨天早上出门前看了一下还在,今天早上就不见了,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他还对孙亮说:“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希望你做出正确选择。如果你还不归还,我就要报警了,并且还要通知你的老师和学校。”

  孙亮心里很郁闷,他说小山爸爸对他戴了有色眼镜。孙亮告诉柏爵,小山家里虽然装修豪华,也有很多看着很值钱的摆设,可他根本就不知道小山家里有什么钻戒,更不可能偷,现在受到不白之冤,他很委屈,不知道怎么为自己洗脱,更怕被老师学校和其他人知道,影响他找工作。

  柏爵为了安慰孙亮,请他去了学校附近的大排档,两人喝了一小瓶白酒,又喝了几瓶啤酒。然后孙亮说要回宿舍休息,柏爵便去了超市。

  说到这儿,柏爵看一旁的医生停了下来,便急忙冲过去问:“医生,他没事了吧?”

  医生摇摇头:“患者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柏爵觉得天旋地转,不相信地问:“你是说孙亮死了?他怎么能死呢?他没吃多少安眠药啊?”

  医生问:“你怎么知道他没吃多少?”

  柏爵忙解释说:“孙亮上了大四后,就一直对就业这事儿很担心,他怕找不到好工作,不能挣钱养家,所以他晚上总失眠,医生就给他开了安眠药。前几天我听他说的药快没了,要去医院再开一瓶,所以我才感觉孙亮吃的并不多。”

  医生问:“患者在吃安眠药前是不是喝了大量的酒?”

  柏爵点头:“我们喝了很多酒!”

  医生说:“那就对了。安眠药与大量的酒精会严重影响到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呼吸,导致心脏骤停。我们会对患者进行解剖得出最后结果。”

  2

  孙亮的尸体被拉到了医院,柏爵也被请到了公安局接受询问,柏爵又重复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只隐瞒了在自己抽屉发现的那枚钻戒。柏爵走出公安局大门的时候,只觉脑袋里一片恍惚。

  “孙亮这小子心理也太脆弱了,可能这钻戒真不是他偷的!”柏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在公安局的大院里怎么会有人提孙亮的名字?他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起来。没错,是有人在提孙亮,那个人夹着一个公文包,边走边打电话,派头十足,和柏爵擦身而过。

  柏爵下意识地跟在他身后。“其实我家的小时工每天都在工作,我也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谁偷了钻戒,所以我就使了个计策,对他俩每个人都说另一个没有偷钻戒的做案时间,就是为了让真正的小偷害怕,好交出这个钻戒来。没想到孙亮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还自杀了,这不是给我添麻烦呢嘛!现在我被公安局的人请来了,人家让我出个材料,我得配合一下嘛!对了,那个钻戒……”

  说到这儿,那人停了话头,四下张望了一下,身后紧跟着的柏爵吓得赶紧从他身边超了过去,装着找卫生间的样子。那男人放低了声音,柏爵对他后面的话不得而知。

  宿舍已经被暂时封锁,柏爵被安排到旁边的一间宿舍。柏爵躺在床上发呆,可以肯定,刚才偶遇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小山的爸爸,原来那个小时工也有可能偷了他家的钻戒。还有,小山爸爸放低声音提到有关钻戒的事情,究竟会是什么内容呢?

  柏爵心里很挣扎,思考再三,他决定先不说出发现钻戒的事,等公安局有结论了再说。

  三天后,公安局给孙亮的死下了结论,确系大量饮酒后又服食安眠药引起的心梗,综合各项证据,确定为自杀。柏爵还听说那个小时工也不承认偷了钻戒,到目前为止钻戒也没有找到。小山爸爸说为了防止再出现意外,他已经表示不再追究钻戒丢失这件事情。

  柏爵他们宿舍已经被解除封锁,柏爵锁上宿舍门,然后轻轻打开方存的抽屉,那个钻戒还静静地躺在隐蔽的地方,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柏爵甚至不敢再去碰它,就是这个倒霉的钻戒让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平白无故的消失,并且还让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怎么处置它?既然案子已经结了,就没有必要再把它交给警方给自己惹麻烦;扔了?还是卖了?

  卖了?换成钱!这个念头一出,柏爵自己都吓了一跳。十五万的钻戒,世界名牌,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既然自己都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孙亮他,一个处处缺钱的人,会不会也偶尔有这样的想法?再进一步想,孙亮他会不会真偷了钻戒?那他后面那些唱的是哪一出呢?

  越想越乱,柏爵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也是乱七八糟的,内容让柏爵头痛不已,只有醒来。

  “啊!”睁开眼睛的柏爵大叫一声,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正紧皱着眉头,眼神极其复杂地盯着自己。是室友方存!“方存,你干嘛这么看我?没见过我睡觉吗?对了,你不是还要过几天才回来吗?”

  方存还是紧皱着眉头:“我提前办完了事就赶回来找工作,正好听说了孙亮的事。”说着方存指了指自己的抽屉,又张开右手,手里握的正是那枚钻戒:“你说我干嘛看着你?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小山家被偷的钻戒吧?它怎么会在这儿?看来你是知情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钻戒真是孙亮偷的?”

\

  柏爵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忘记了把方存的抽屉关上。他一把抢过钻戒,结结巴巴地说:“我也不知道这钻戒到底是不是孙亮偷的,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

  方存“噢”了一声,紧接着问:“你的意思是,孙亮把钻戒放在了我的抽屉里?你俩关系好,他为什么不放在你那儿?”

  柏爵支吾着:“不是孙亮放的,是我放的,我怕……”

  “你怕什么?怕警察怀疑你,然后搜查你的物品,这样钻戒就会被发现了?你为什么怕钻戒被发现?难道这钻戒跟你有什么关系?”方存步步紧逼。

  柏爵连忙摇头:“这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方存嘲讽地笑笑:“据说这枚钻戒价值十五万。十五万,跟我们这些穷学生怎么会没有关系?听说孙亮死的那天,你请他在大排档喝了很多的酒,然后孙亮回来又吃了安眠药,你是知道他有吃安眠药的习惯的,结果孙亮在酒精和安眠药的双重作用下导致心梗突发。我有个推断,会不会是孙亮真的偷了这枚钻戒,被你知道了,你想据为己有,便利用孙亮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劝他喝了大量的酒,然后又用他的手机给老师和自己发了条短信,造成他自杀的假象。这样对外便洗脱了孙亮偷窃的事实,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占有这枚钻戒。”

  方存越说越兴奋:“或者是,根本你就是孙亮的同谋,事后你们分赃不均产生矛盾,你才用了这么个一石二鸟的法子,一面制造了孙亮自杀的假象,一面又私吞了钻戒。”

  柏爵脸色涨得通红:“方存,你胡说!我根本就不知道喝完酒吃安眠药能让人突发心梗,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让孙亮去吃安眠药……”说到这儿,柏爵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方存却抓住了把柄:“还说我胡说,果真是你给孙亮吃了安眠药!”

  柏爵急着喊道:“不是我给吃的,是我让他吃的。是……我不和你说了,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这就拿着钻戒到警察那儿说清楚去!”

  方存飞快拉住柏爵:“你清白吗?你要是清白的话,为什么把钻戒放在我的抽屉里,而不是第一时间交给警察!算了吧,就算我刚才那些都是胡说,可你敢说你现在对这枚钻戒一点不动心?老师说警察已经结了案,失主也不再追究钻戒的下落,意思就是说,钻戒现在在谁手里,它就是谁的了!”

  柏爵甩开方存的手问:“你什么意思?”

  方存盯着柏爵的眼睛说:“见者有份。现在我不管这钻戒是怎么到你手的,既然我看到了,我们就得平分它!”

  柏爵不可思议地看着方存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方存说:“等过一段时间,咱们把它拿到市场给卖了,然后把钱对半分,这事儿就算过去。别这么看我,也别告诉我你不差钱!”

  柏爵看了看手里的钻戒,一时无语。方存却在这时又把钻戒抢了过去:“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我还是先暂住到别的宿舍为好。这个钻戒嘛,放在你那也不安全,万一有人怀疑你呢?就像你想的,还是放在我这儿比较好。”

  方存说着,就要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柏爵急了,怎么说着说着话,钻戒就跑方存手里去了!这么一想,柏爵又到方存手里去抢钻戒,方存当然不松手,两人就拉拉扯扯起来。

  柏爵人高马大,心里还有气,下手就狠了些,一个不留意,把方存推了出去。

  3

  事情就这么寸,方存的头撞在桌子角上,哼都没哼一下,就一头鲜血地倒在地上。柏爵吓傻了,用手去试方存的鼻息。十几秒钟后,柏爵失声尖叫着“死人啦”,疯子一般地冲出了宿舍。

  这个宿舍再次成为案发现场被封锁了起来,柏爵再次去了公安局。他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把钻戒扔给了警察,然后哆嗦着反复说:“方存是自己撞死的。孙亮是自己吃药死的。我没害他,我是帮他。”

  方存没死,但由于脑部受伤,一直还处于昏迷状态。柏爵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才稍稍镇定下来,然后他把发现钻戒的前前后后都如实讲给了警察,其中包括他对方存说不清楚的关于他让孙亮吃安眠药的真相。

  那天,孙亮接到小山爸爸的电话后,整个人都要垮掉了,他对柏爵说,他就是死了也不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句话给了柏爵启示,他便请孙亮到路边摊,一边喝着酒一边把他的主意说给孙亮听:“既然你想以死明志,那不如就来这么一手。”

  看孙亮愣住了,柏爵又解释说:“不是真让你死,可以假装自杀呀,这样小山的爸爸知道你因为被怀疑偷了钻戒而选择用死证明清白,就肯定不再怀疑你了。你想呀,你若真死了,他得承受多大压力呀?”

  孙亮觉得这个主意可行,两人又制定了详细的方案:因为孙亮总吃安眠药,所以对安眠药肯定有抗药性,再加上他瓶子里的药不超过十片,吃下去一定没有问题。

  为了事情发展的更真实,孙亮先回宿舍,柏爵去超市再去印简历,孙亮决定吃药前,给老师和柏爵各发一条短信,作为“遗嘱”,也是自杀的证据,柏爵收到后立刻返回宿舍去救孙亮。这样的话,药量小,营救及时,完全可以避免“真自杀”的出现。

  柏爵说到这儿,哭了:“孙亮,我是真想帮你呀,我真不知道喝酒后吃安眠药能死人呐!我是看着你这么委屈心里难受才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可你把钻戒放在我抽屉里是啥意思呀?你到底偷没偷人家的钻戒呀?你现在让我有嘴也说不清了!”

  由于意外造成方存的受伤,柏爵被羁押了。后面发生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警察在得到那枚钻戒后,特意找专家做了鉴定,这确实是某国际品牌最新的一款钻戒,标价确实是十五万元。警察又在该市三家该品牌专卖店调取了监控录像,终于找到了一个月前小山爸爸买这枚钻戒的证据。警察又做了一些深入的调查,最后把小山爸爸再次“请”到公安局了解情况。

  小山爸爸,在这里我们还是叫他赵局长吧,在见到这枚失而复得的钻戒后,表情古怪了两秒钟,然后肯定地说:“不是这枚,虽然是同一个品牌,但我那枚没有这枚好。上次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我那枚只是个普通小钻戒,严格说来,钻戒都算不上。我之所以对孙亮和小时工说价值十五万元,只不过是吓唬他们一下,让其中的小偷快点把戒指还给我。后来我不是把发票给你们看了吗,一万五千八,店里最便宜的,下个月初送给老婆的生日礼物!”

  警察说:“赵局长,在不调查出事情真相之前,我们是不会随便请你来的。你两次去店里的情况,我们都调查清楚了,既有录像,又有店员的证词,希望你说出真实情况,否则……”

  赵局长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镇定地说:“既然你们查清了,我就不隐瞒了。这枚确实是我丢的十五万的钻戒,后来我见出了人命,怕这事越闹越大,便又去买了个便宜的,这样钻戒一旦找到了,不是也为小偷减轻点罪行吗?”

  这事儿到这还没完。

  也就半个月的工夫,赵局长被“双规”了,原因是有人举报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最关键的证据,就是那枚在公安局存有“案底”的十五万元的钻戒。赵局长之所以“偷梁换柱”,把大钻戒换成小钻戒,也是因为孙亮出事后,怕这枚十五万的钻戒成为反腐导火索,引起公众的议论和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赵局长的夫人正在对儿子小山发着脾气:“你小子什么时候能听话点?你那倒霉老爸现在被抓起来了,我们以后怎么办?我说不要买那么张扬的东西,他不听,现在好了吧!你还想出国读书?读个屁,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喝西北风去吧!遭天杀的,到底是谁把钻戒偷走的?我咒他全家没有好下场!呜呜呜……”

  一向个性顽劣的小山,在听到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才收敛了一些,默默走到书桌前写起作业。

  谁都不知道,是小山趁着大人不注意拿走了钻戒,又趁着孙亮给他补课时上卫生间的工夫,把这枚小小的钻戒放进了孙亮的钱包。小山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补课,想借这件事把孙亮赶走。也没有人知道,吃下安眠药后的孙亮,无意中发现了钱包里的钻戒,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彼时酒精和药物的作用已经在孙亮体内产生了强大的效力,孙亮借着最后一点意识把钻戒放到柏爵的抽屉里,希望柏爵第一个赶回来救他时,再和柏爵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可是孙亮不知道,没有下一步了。

  小山年龄虽小,但也知道家里外面都出了大事,他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是小山也已经像孙亮、柏爵、方存还有他爹一样,因一枚钻戒而改变了整个人生。

上一篇:疯狂的行动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