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破坏的凶案现场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清晨4点半,王大爷照例起来晨练。清晨大雾弥漫,王大爷在湖畔练了会儿剑,衬衣已被雾水全部打湿了。他只好收了剑往回走。

  他走得很小心。湖边一带都是些起伏不平的小土丘。一个个小土丘隔着一条两车道的路,和金湾小区相望。

  突然,王大爷看到地面上散落着一些钱。他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有人,便俯身去捡。钱的面额都是十块的,呈直线向前延伸,每隔数步就有一张。

  王大爷高兴得脸上的皱纹都撑开了,他不停地捡着、捡着,手里已捏了满满一大把。这时,他不知不觉地躬身到了一处断垣旁,断垣后面,是尚未完工的创业大楼。

  王大爷正要起身时,一团黑影从天而降,他被迅速地笼在其中,随即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飞到空中,又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落了下来,刚刚捡到手里的钱,也天女散花似的飘了出去……

  区公安分局接到报案时,已是上午8点半。分局长迟暮寒亲自带队勘查现场,赶到现场后,迟暮寒深深地叹了口气。现场足迹无数,就连王大爷尸体旁边的沙堆上都有人踩过的痕迹。

  “报案的人呢?”迟暮寒向第一时间出警的金湾派出所所长问道。所长答道:“就在这里。据说本来有几十人,发现有人死了,全跑了。只有社区主任茆大树给所里打了电话。”

  “都是些什么人?”迟暮寒皱了皱眉问道。

  “有早锻炼的,有洗衣服的妇女,还有上学的孩子。”茆大树脸色也有些阴沉。他知道有人死在那个创业大楼围墙内时,已是早上7点半了。他之所以能得到消息,是因为他的老婆也在捡钱人的行列。

  他老婆一口气跑回家,惊魂甫定地告诉茆大树,说杨副区长的老丈人死了,肯定是被人杀的,摔得像鸡蛋破了壳。

  市公安局也派人赶到了现场。很快,市里就成立了专案组,组长由迟暮寒担任。

  迟暮寒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把手下的干警分成三个小组派了出去。一组摸排王大爷王世允的社会关系;一组摸排这一早出现在湖滨一带的人;还有一组,则是联系市里的高校教授,听听他们对于一个人离奇地摔死有什么想法。

  法医从王世允躯体受损的情况判断,王世允应该是从至少5米以上的高空摔落下来的。那幢创业大楼,搭起的框架高度近10米。王世允的尸体旁,还有一把断剑。由此推断,他是出来晨练的,按说绝无可能由脚手架爬到创业大楼之上的。尸体距离大楼至少有7米远,就算从创业大楼往下跳,也不可能跳这么远。

  再说,法医的判断是王世允落地时,臀部最先着地,骨裂也最严重。迟暮寒断定,王世允是呈坐姿或者蹲的姿势落地的。

  不是从楼上跳下来的,旁边除了这幢烂尾楼,再无建筑,难道王世允是从天上飞落下来的?

  几个小组一一回来汇报情况,去摸排王世允社会关系的那一组,得到的结论是,王世允为人热情,在邻里口碑甚好,没有查到他和谁发生仇怨,就连口角都没有。

  摸排出现在湖滨现场的那一组,也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大家都顾着捡钱,没人关心死者。

  至于去市区高校的那一组,他们找到了几位教授大学物理的老师,那几个老师看了现场照片,又听了情况介绍,都觉得匪夷所思。别说一个老头,就是三级跳远的运动员,也没有办法以这个姿势从楼上往下跳这么远。

  调查一下子进入了死胡同。迟暮寒想了很久,才指示下一步行动,要弄清这些钱的来源。

  “这钱不可能是王世允本人的,他早起锻炼,带这么多零钱在身上做什么?”迟暮寒说到这里,去高校那一组的带队干警提出了异议。这个问题,他已经向高校老师咨询了。据他们从现场沙堆的脚印判断,钱应该是从王世允手里撒落的,因为脚印围绕着尸体呈扇形分布,要知道,这天没有风。

  这个说法,立即被带队去湖滨寻找目击者的那一组否决了:“我们问了现场捡钱的妇女,都说钱是顺着路一路撒的。王世允又不是鸟,他能带着钱从外面飞进去?”迟暮寒要求,去湖滨那一组再去找那几个妇女,一定要弄清楚钱出现的具体位置,最好能要几张来,让技术部门查一查上面的指纹。

  另外两组则合并为一组,继续调查王世允的社会关系、收入来源。迟暮寒则驾车去了金湾小区,他想和茆大树聊一聊。

  茆大树见到迟暮寒,知道他是为了案子来的,把他引进自己的办公室,泡了杯茶。

  迟暮寒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这个王世允,为人怎么样?他的女儿和杨副区长是怎么认识的?”茆大树犹豫着答道:“老王为人不错,他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好像没找到工作,进城当了志愿者。具体我也不清楚。”

\

  茆大树的犹豫,让迟暮寒感觉到他没有说真心话。迟暮寒索性把话挑明了:“茆主任,这个案子一出,你们社区今年两个文明建设算是完了,绩效工资也泡汤了。我呢,也是头大。你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帮朋友上个户口呀,朋友赌博被抓,都可以直接来找我。”

  茆大树笑了起来:“迟局长,那我就高攀了。王世允这辈子,算是养了个好女儿。光是在我们这个小区里就弄到了十套廉租房,每个月光吃租金也够了。人家女儿大学毕业进工厂,他女儿进城当保姆。这个眼光,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结果,还真被他误打误撞给撞上了。女婿比老丈人小不了几岁。”

  “王世允为人不厚道?”迟暮寒当然能看出茆大树对王世允的不满。

  “厚道?一个老头儿,就算没有儿子,也分不到十套廉租房吧?说起来好听,不是他一个人的,是他替他叔伯兄弟申请的,可最后呢,还不是他一个人拿出来出租?到了社区交申请表,也就是一句话,让我们不要管,只要替他盖个章就行了。”茆大树说到这里,摇了摇头,“真是困难户,一套廉租房也弄不到手。这个世道。人不能和人比啊,一比就有怨气。怨气多了,就不安定。”

  “那他有没有仇家?”迟暮寒又问道。茆大树愣了愣,摇了摇头:“没有。他有钱,不小气,就算说话冲了些,可人家有好女儿女婿,谁也不愿意得罪他。”

  一句话,又把迟暮寒弄回到了原点。茆大树见迟暮寒有些失望,想了想,又拿出了4张10元的钞票:“这是我老婆那天早上洗衣服的时候捡的。迟局长拿回去,闻闻看吧。”

  迟暮寒接过钱,道别了茆大树,回到车里,又驶向湖滨。

  迟暮寒再往湖里看去,只见白水茫茫,远远的,有一间小茅草屋。屋前似乎有人影在晃动。迟暮寒下意识地驾着车,顺着湖边朝着茅屋驶去。

  半个小时后,迟暮寒到了茅屋门前。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屋前补渔网,看到迟暮寒,她嘴唇动了动,却又回过头去继续补网。

  迟暮寒从这边向金湾小区那边看去,却被那边的土丘隔住了视线。再回到车里,迟暮寒忽然心头一动。他想到一件事,茆大树把钱递给他的时候,让他闻闻看,闻?

  迟暮寒把钱从证物袋里取了出来,刚放到鼻前,隐隐的腥味扑鼻而来。

  金湾小区旁边的大湖承包人徐大卫进入了警方的视野。徐大卫并没有承认自己杀死了王世允,他被请到分局后,说了一件事。

  一年前,徐大卫夫妇带着女儿由邻省来到这里承包水面养鱼。女儿正在读初三,为了让孩子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徐大卫夫妇向王世允租了房子,王世允得知徐大卫的女儿因为政策的原因,无法在此地参加中考,便许诺他能帮忙,让徐家拿出五千块钱来。

  王世允热心过了头,徐大卫夫妇因为养鱼,顾不上生活在金湾小区的女儿,王世允隔三岔五地为孩子煲汤送饭。

  “女儿的确在这里上了高中,却被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徐大卫说到这里,一个倔强的汉子突然潸然泪下,“这个家伙找到我,说我只要告他,我的女儿就必须回原籍读书。还有,孩子以后怎么做人?”

  徐大卫有杀人动机,也有间接物证,就是撒落在地上的钱。但凭这些无法指证徐大卫行凶杀人,因为没人能说出他作案的过程。徐大卫被羁押了两个月,最终还是被释放了。

  迟暮寒因为这件案子,和茆大树成了好朋友。这年临近春节,茆大树陪着迟暮寒在湖边散步。迟暮寒忽然指着不远的创业大楼,向茆大树问道:“那里有个塔吊,你看到了吗?”

  茆大树点点头,说他在3个月前就注意到了。

  “那王世允侵害徐大卫女儿的事呢?”迟暮寒又问道。

  茆大树没有答话,他看向那个塔吊,许久,他转向迟暮寒道:“你看到了渔网吗?那种大网?”

  迟暮寒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在塔吊升降钩下装上那种大网,再把塔吊的升降钩放下来,一网网住一个人根本没有问题。塔吊升空,网因为不堪人的重力突然断裂,悬在半空中的人落下来,当然会摔成肉饼。

  两人说到这里,相对无言。

上一篇:夺命的谎言
下一篇:无头命案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