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鞋灵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阴鞋

  赵子阳和钱翔看了看端着水盆去水房洗漱的刘大川后,两人的视线交汇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回到了寝室并把门反锁上。

  刘大川最近一些行为让他们很是奇怪,所以他们决定趁刘大川不在的时候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刘大川突然买了个帘子,然后把自己的床铺给挡得密不透风。夏天将至,挡个帘子岂不是要热死?

  于是赵子阳很疑惑地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刘大川只是神神秘秘地一笑,就不再说话了。没想到从那天起,赵子阳和钱翔就老是能听到刘大川在自己的床上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有时还“呵呵”地傻笑。而且每当起风时,总会从帘子里面飘出一股恶臭,熏得赵子阳他们饭都吃不下去了。

  赵子阳和钱翔觉得这里面有鬼,而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要一探究竟。

  “我觉得刘大川是被鬼上身了,他床上一定有什么邪物。我在地上点火,你爬到他床上把那东西找出来。”赵子阳说完,就掏出一大堆废纸,然后拿出一把打火机“刺啦”一声点着了。

  “你点那么快干嘛,别把寝室烧着了。”钱翔一边爬一边说,终于爬到刘大川的床上,然后一把掀开了帘子。

  一股恶臭扑面袭来,熏得钱翔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靠,刘大川是鼻子坏掉了吧,他怎么能在这里生活下去呢?”他捂着鼻子,在刘大川乱七八糟的床铺上翻找着,当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时,那股恶臭更加强烈了。

  钱翔忍住吐意,提拉起那个东西,可是他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球鞋。

  “刘大川难道每天晚上在对着这个球鞋说话?”赵子阳捂着鼻子说。

  “可能是吧,要不然他的床为什么那么臭?”钱翔忍着恶心翻来覆去地看那只鞋子,冲着鞋内喊了几声“喂喂。”可鞋子内没有任何回答。

  “这样不对。”赵子阳接过鞋子说:“我偷听过,刘大川每天第一句话是:我想和你说说话……”还没说完,赵子阳便愣住了。

  因为他忽然感到手中的球鞋变得冰冷彻骨,随即一双细小苍白的手骨缓缓地伸出来趴在鞋帮上,于此同时,鞋内传出来一阵阴沉的,伴随着电磁干扰般的声音:“我想和你说说话……”

  赵子阳和钱翔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赵子阳手一抖,“砰”的一声便把那只球鞋扔在了火堆里。

  赵子阳和钱翔惊魂未定地看着火焰中的球鞋,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只见刘大川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口,随即咬牙切齿地说:“你们惹怒了我的朋友,它会回来报复我们的!”

  钱翔看到,在火焰中一缕黑烟缓缓升起,然后顺着窗户飘走了。

  鞋灵

  “你的朋友?”钱翔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你怎么能和鬼成为朋友呢?”

  赵子阳也一脸疑惑地看着刘大川,刘大川脸色铁青地解释道:“我听别人说,脚是离地面最近的地方,而且脚上穴位众多,鞋穿在脚上,所以也算是个灵气鼎盛的东西,当你的鞋一个月不刷的时候,那种灵气尤其强烈,这个时候在阴日阴时将你的血滴在鞋里,就可以召唤出鞋灵来供你差遣……”

  “邪灵?”赵子阳不禁问道,而下一句他没好意思问:你一个月不刷鞋,不觉得臭吗?

  “是鞋灵!”刘大川白了赵子阳一眼,随后垂头丧气地说:“只要不招惹鞋灵,你就可以支使它做许多事情。而你们拿火烧它,它一定会回来报复的,说不定连我也不会放过……”

  钱翔和赵子阳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林漠漠之所以和刘大川在一起,一定是这个鞋灵帮他达成了心愿!

  “那我们该怎么办?”赵子阳焦急地问道。

  “把寝室里的鞋都扔出去,近期就别穿了。”刘大川无奈地说。

  虽然很心疼,可相比之下还是命重要,所以赵子阳和钱翔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鞋扔进了垃圾桶。

  “可是你明天要参加田径比赛怎么办?”赵子阳担心地问。

  刘大川安慰道:“明天人山人海的,估计它也不会胡来吧。”

  几个人怀着恐惧,过了好久才沉沉地睡去……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一个黑影突然走近了垃圾桶。

  黑影捏着鼻子在垃圾桶内翻找了一番后,最后拎着一只臭烘烘的鞋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大川出事

  第二天,田径跑道上。

  刘大川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鞋子,而作为观众的赵子阳和钱翔,神经也同样紧绷着。

  “你也别太害怕了,大不了中途弃赛吧。”赵子阳走上前去安抚地拍拍刘大川的肩膀。

  刘大川面色苍白地笑了笑。

  发令枪一响,刘大川便飞奔了出去,超过其他选手一大截。

  “刘大川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这不太可能啊?”钱翔惊恐地问身边的赵子阳。

  “是不太对劲儿……”赵子阳惊疑不定地说,双眼紧紧地盯着跑道上的刘大川。

  观察了一会儿,他的心不禁一紧,因为刘大川的表情狰狞痛苦,似乎已经喘不上来气了,身体虽然在向后倒,而脚却依旧马不停蹄地跑着!

  是那双鞋!赵子阳看出来了,是那双鞋在带着刘大川跑!这时候,刘大川正好跑到了赵子阳和钱翔面前,刘大川艰难地把头转向了两个人,从苍白的嘴中吐出了气若游丝的两个字:“救我……”

  赵子阳和钱翔连忙追上刘大川,并拉住了他的胳膊。而刘大川依然飞快地跑着,速度一点都没有降低。

  赵子阳和钱翔一使劲儿,突然“咔”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断裂了,同时温热的液体溅了赵子阳和钱翔一脸。他们仔细一看,顿时浑身颤抖起来:刘大川的胳膊竟然被他们拽了下来!

  “出事啦……”四周的人群顿时炸了锅,而刘大川一边惨叫一边奔跑着,很快就没影了。

  赵子阳已经傻在了原地,而钱翔顾不得自己满脸鲜血,冲着刘大川的方向追赶着。

  远处的人群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人群开始四散奔逃,赵子阳心一紧,连忙冲着那个方向跑去。跑到一半,他突然看到钱翔正冲着自己迎面走来。

  只见钱翔脸色惨白,双唇不停地颤抖。

  “又发生了什么?”赵子阳焦急地问道,钱翔哆哆嗦嗦地说:“刘大川……他的头突然掉了下来,而他竟然还在跑着……”话未说完,钱翔突然怔住了。

  赵子阳顺着钱翔的目光向下看去,只见一双鞋跑到了钱翔和赵子阳之间,而刘大川的脚还在那双鞋里,脚腕处的断口整齐平整,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染红了一整双鞋。

  赵子阳和钱翔步履沉重地向远处走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袭来,他们终于看到了躺在跑道上,已经四分五裂的刘大川。

  钱翔招灵

  钱翔和赵子阳的心情很沉重,一半是对失去好朋友的痛苦,一半是担心自己是否也会遭遇不测。

  “我们拖鞋也别穿了,都扔出去吧。”沉默了一会儿,赵子阳开口说道。

  钱翔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一点了,而赵子阳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和赵大川之间的点点滴滴,心里就难受得睡不着觉。

  突然,他听到黑暗中出现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气味飘了出来。

  “这个味道……”赵子阳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刘大川的脚臭味吗?难道刘大川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床下看去,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一幕:黑暗中,钱翔正在割破自己的中指取血,而他的桌子上,就放着刘大川的那只鞋!

  赵子阳猛地打开了台灯,冲着钱翔喊道:“你在干什么?”

  钱翔正要往鞋里面滴血,听到赵子阳的声音,他猛地一哆嗦,连忙把鞋藏在了怀里,狡辩道:“没干什么。”

  赵子阳一脸狐疑地问道:“难道刘大川出事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我!”钱翔连忙摆手,过了一会儿,他怯懦地说:“其实,我是为了林漠漠……”

  “你也喜欢林漠漠?”赵子阳吃惊地问。

  钱翔点了点头,解释道:“如果刘大川还活着,我是不会和他q争的。可是他现在死了,我想既然他能用‘鞋灵’得到林漠漠,那我同样可以得到,而今天正好是阴日,一点正好是阴时,我想召唤出鞋灵来帮助我,刘大川不也说了,只要不害那个鞋灵,鞋灵就不会害你……”

  “你傻吗,鬼怎么会无条件任人差遣呢?说不定就算我们没有害那个鞋灵,鞋灵也会杀了我们。它只不过找一个借口罢了!”赵子阳简直气极了。

  钱翔哆嗦了一下,松开了攥着鞋子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不然我可能也会像刘大川一样……”

  “当务之急,先把这鞋给烧了。”赵子阳说。

  两人于是架起火,把这只鞋给烧成了焦炭。

  赵子阳为了保险起见,又跑到垃圾桶找刘大川的另一只鞋,结果怎么也找不到。

  可能被收走了吧?赵子阳想,但是内心却总有一丝不安。

\

  林漠漠来访

  第二天,赵子阳没有去上课,托钱翔给自己请假了。

  他正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突然有人敲门。

  赵子阳骂了一声,慢腾腾地爬起来开门,出乎意料的是,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林漠漠。

  林漠漠看到赵子阳竟然光着脚,不禁一怔,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我可以进来拿点刘大川的东西吗?”林漠漠低声地说。

  赵子阳看到林漠漠的眼睛都是红肿的,看起来才哭过的样子,内心哀叹了一声,然后赶紧把她请了进来。

  “可以给我倒一杯水吗?我好难受。”林漠漠突然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赵子阳连忙起身去水房接了一杯水给她。

  林漠漠咳得脸都红了,喝了水才好一点儿,她一脸悲伤地说:“我是来拿我和刘大川的定情信物的,你能告诉我在哪里吗?”

  刘大川的定情信物是一枚戒指。这小子成天把这个戒指盒子拿出来炫耀,赵子阳闭着眼睛都知道那盒子在哪里,很快就找到了。

  把那个盒子递给了林漠漠后,林漠漠道了一声谢,然后抹着眼泪离开了。

  赵子阳看着她纤瘦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晚上,钱翔回来了,刚打开寝室门,他就大叫一声:“哇,这是什么味道!”

  “下午林漠漠来过了,可能是她喷的香水味吧!”赵子阳说。

  “她来了,她没提到我吧?”钱翔急急地问。

  见到赵子阳摇头,他失望不已,慢腾腾地爬上床睡觉去了。

  寝室的香水味实在是太浓烈了,赵子阳鼻子一向灵敏,他只好紧紧地捂住自己的鼻子。

  “没想到林漠漠在自己男朋友死的时候还喷这么多香水。”赵子阳摇了摇头。

  突然,他似乎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什么声音?”他警觉地向下看去,在看向钱翔的床时,吓得魂飞魄散:两只腐烂露骨的血手正扒在钱翔的床沿上,随后,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形怪物从床下钻了出来,他冲着赵子阳阴森森地一笑,脸上的皮肉纷纷掉落下来。

  “钱翔,快醒醒!”赵子阳焦急地大喊,钱翔揉了揉眼睛,刚要坐起来,却突然被那个鬼给缠住了。

  鬼的身体竟然可以像面条一样柔软细长,它迅速地把身体缠在钱翔的脖子上、两条胳膊上、腿上和脚脖子处。

  钱翔拼命地惨叫起来,脸上满是惊恐。他眼睛突然瞪大了,目龇欲裂,然后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缠在钱翔身上的鬼迅速变回了原型,它抖了抖身体,像一摊水一样渗入到水泥地里了。

  而钱翔却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钱翔,钱翔……”赵子阳颤抖着推了推钱翔,可没想到一推之下,钱翔的脑袋竟然“骨碌”一声滚到了地上,头腔内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着。而他的四肢也纷纷离开了原位。

  赵子阳哆哆嗦嗦地把钱翔的脑袋从地上捡起来,可在低头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

  怀疑

  他俯下身子,发现刘大川的另一只鞋,就端端正正得摆在钱翔的床下。

  “难道钱翔两只鞋子都拿走了,他骗我只拿了一只?”赵子阳疑惑地想,随即摇了摇头。

  因为自己该说的都说了,钱翔这个人还是很小心的,他不可能再冒这个险。

  “难道是林漠漠?她故意支开自己去水房给她倒水,暗地里悄悄把那只鞋子放在钱翔的床下?这也可以解释她为什么喷那么多的香水,是因为她想掩盖那鞋的臭气!”赵子阳为自己的推断激动不已,可是他想不明白,林漠漠为什么要做这么件事呢?

  他觉得,只有当面问林漠漠才能明白。

  赵子阳找到了林漠漠,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怀疑,林漠漠一开始还抵赖,可是实在抵挡不住赵子阳的逼问,她只好承认是自己把鞋放在了钱翔的床下。

  “为什么?”赵子阳一脸愤怒地吼道。

  林漠漠被赵子阳吼的吓了一跳,半晌,她委屈地说:“我也不想,我也是被逼的啊!如果我不做,我的男朋友就要让我下去陪它……”

  “怎么回事?”赵子阳急急地追问,林漠漠抹着眼泪说:“我的前男友是校田径队的,长的很帅气,可就是嫉妒心重。他出车祸去世以后就一直缠着我,因为他不想让我和其他的男孩子在一起,所以他要求我杀光所有喜欢我的人,不然自己就得陪他……”

  “那用鞋子引灵的方法,也是你教给刘大川的吗?”赵子阳咬牙切齿地说。

  林漠漠点了点头说:“用那个方法,就能让他和我的男友产生联系,因为我的男友毕生的志愿就是成为一名田径运动员,所以他对鞋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热爱。更何况那个方法的确可以引灵。”

  赵子阳虽然不太喜欢林漠漠这种自私的表现,可是想想她毕竟也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孩子,于是也就不再苛责她了。

  “那你的前男友是谁?”赵子阳问道。

  林漠漠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开口说:“等到我领你见见他,你就知道了。”

  意外之事

  “这是我刚刚从庙宇求来的符咒,很灵的,既然你的男朋友老是缠着你,那你灭了他也不为过。”赵子阳拿着那个符咒对林漠漠说。

  林漠漠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感激之色:“谢谢你。”

  “不用谢。”赵子阳笑了笑。

  林漠漠把赵子阳领到了一座墓园,指着一座墓穴说:“就是这里。”

  赵子阳立刻动身开始挖起来,然后猛地掀开了棺材盖。

  棺材里的人紧紧闭着眼睛,可是肤色像活的时候一样。可最令赵子阳吃惊的是,那个人竟然是刘大川!

  “你的前男友是刘大川?”赵子阳难以置信地问道,林漠漠摇了摇头:“不是刘大川,只不过我的男朋友正附身在他的身上……”

  话音未落,林漠漠突然惊叫了一声,用手指着棺材。赵子阳看到,刘大川竟然睁开了眼睛,还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刘大川从棺木里坐起来,还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赵子阳拉着林漠漠倒退了一步,一脸警惕地说:“你别演戏了,你现在身体里就住着一个鬼。”

  刘大川突然指着林漠漠惊叫道:“子阳,你别相信他,我也是死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林漠漠就是一个鬼。她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你才是鬼!原来刘大川根本就没死!”林漠漠指着刘大川说,“那操场上的一切其实只是你的障眼法,你现在侵占了刘大川的身体,还假装自己是刘大川,不然你现在身体还是好好的,该怎么解释?”

  “试一下就知道了,如果那一切是障眼法,那你必然在刘大川的身体里,就算灭了你,也不会灭了他。”赵子阳突然把手中的符纸扔向刘大川,刘大川捂住头,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看吧,你果然是占据了刘大川身体的鬼,林漠漠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她是鬼她早就被灭了,怎么可能还会安然无恙?”赵子阳冷冷地说。

  刘大川叫了一会儿,突然,他重新倒在了棺材里,然后四肢和头颅又和身体分离开来。随即身体迅速的腐烂,很快就发出了一阵恶臭。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附身了吗?”赵子阳疑惑地说。

  “我可能猜错了,刘大川那天可能是真的死了,但是作为一个新鬼,是绝对没有能力驱使肉身的。所以你灭掉的,还是我的男朋友。”林漠漠肯定地说。

  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毕竟,鬼被自己灭掉了。赵子阳欣慰地想。

  表白

  两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赵子阳心潮起伏。

  以前他只觉得林漠漠很漂亮,可是没想到,她是一个既机智又智慧的女人。

  是的,他喜欢林漠漠已经很久了,一点儿也没比钱翔和刘大川时间短。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可以和她开始一段新恋情吗?赵子阳的心“怦怦”狂跳起来。

  他停住了脚步,对着一脸真诚的林漠漠说:“漠漠,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林漠漠羞涩地低下了头,然后,她猛地抬起头来,嘴角挂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呵呵,还有你一个。”

  “你说什么?”赵子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林漠漠的眼睛变得绿幽幽的,一股黑气在她的眉心绕来绕去。

  “刚刚的障眼法使得真是值得,我就觉得你对林漠漠有不同寻常的感情。对了,再告诉你一句,被附身的人,符咒对他是没有效果的。”“林漠漠”“呵呵”地笑着,突然像蛇一样缠绕在赵子阳的身上。

  一阵剧痛向赵子阳袭来,在失去意识前,一句话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人人都喜欢女神,可是谁知道女神的背后又有多少黑暗的秘密呢?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