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爸爸在天上看着我

编辑:看故事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作为一名自由写作者,韩东非常活跃。而在生活中,韩东低调、朴素、平和。迄今为止,他出版的四部长篇小说,除了《我和你》,《扎根》、《小城好汉之英特迈往》和《知青变形记》三部都是以他们一家下放的经历为背景和素材。

   “我是一个心中有父亲的人。”韩东如是说。

  我是一个心中有父亲的人

  1969年,8岁的韩东随父母举家从南京下放到苏北洪泽县黄集公社涧南一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对于韩东来说,下放是一件让人兴奋的大事。首先,家门口两边墙上贴着的“打倒”、“炮轰”、“火烧”、“油煎”大字报,现在被撕掉了,有些则被大红色的喜报覆盖了,标语也变成了“热烈欢送”、“光荣下放”。其次,是锣鼓喧天的欢送仪式。他带着“光荣”和对农村莫名的美好向往,和家人一起高高兴兴地下放。

  那时的韩东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对时代的剧变以及给家庭带来的巨大影响并无太多的知觉。在之前的一年,他曾经为奶奶的去世而兴高采烈——“我们家终于死人了”;也曾因父母被“打倒”而激动不已——“我们家终于出坏人了”。但这段十年的下放经历却几乎影响了他一生。三十多年后,全家下放洪泽的经历,成就了韩东的首部长篇小说《扎根》。这部小说勾勒出了一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农村的生活长卷,而小说中老陶的原型就是韩东的父亲、著名小说家——方之。

  方之本名韩建国,解放后曾任共青团南京市委宣传部长。韩东的父亲和母亲堪称郎才女貌,母亲性格外向、单纯,外表清秀而行动力强;父亲性格内向,才华横溢。因母亲是独女,不擅家务,因此主管“外交”,比如接待亲戚。北京的爷爷经常写来家信,都是母亲代为回信。

  1957年,方之和几个江苏青年作家积极响应毛泽东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号召,创办了《探求者》杂志,主张“大胆干预生活,反对粉饰”。但在“反右”运动中,《探求者》被定性为反革命小团体,方之受到了留党察看的处分。

  方之夫妇主动要求下放,很快,他们的申请得到了批准。能够远离省会南京这个政治中心,远离斗争漩涡,方之夫妇为之感到庆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们唯一担心的是小哥俩的前途,担心他们去了农村,将来有可能上不了中学。

  但父母从不将生活的残酷和对未来的忧虑透露给孩子们,生怕这些给孩子带来阴影或刺激,甚至影响到他们的人生态度与人生观。直到读了大学,父亲去世后,韩东才知道家里的这些事,也第一次知道父亲曾自杀过。但那时,在父母的庇护下,苏北农村黄集的生活,对于韩东和哥哥李潮来说,竟犹如一个桃花源,安宁而崭新。

  农村给了韩东很长时间的新鲜感,他和当地的男孩一起摸鱼、爬树,并学会了当地方言。但由于来自城市,黄集的孩子明显与他保持着距离,而他也不够合群。在这样的疏离和孤独感中,韩东开始了画画。父亲向来支持儿子的爱好,认为至少将来有一技傍身。于是,他为韩东找了一位县城里的美术老师。

  在韩东的记忆中,父亲对他几乎没有要求。父亲那时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的,将来当个工人。

  家就是六口人三代同堂

  当一家人在农村安顿下来后,韩东进了黄集公社小学插读二年级。所谓的学校,只有三个年级、一个老师。三个年级的学生同处一间教室,上课时,老师让一二年级的孩子抄黑板,三年级的孩子读书。老师教大家:“尼克松是尼赫鲁的儿子,他们都姓尼。”晚上,韩东把老师的话复述给父亲听,一家人哈哈大笑。

  一天,得知母亲要去赶集,韩东闹着要跟母亲一起去。母亲不允许,认为他不应该逃课。父亲却说:这老师误人子弟,不上也罢,说着就要去给韩东请假。

  在韩东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标准的共产党干部,他不拘小节,有幽默感,总是和农民同吃同住,打成一片。在涧南,父亲见当地农民依然延续着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耕作方式,极其落后,生活贫困,便决心改善当地的农村和农业面貌。他阅读了《科学种田》等很多有关农村种植、养殖方面的书籍,披星戴月地调查田亩情况,制定方案,引进良种。

  虽然父亲的努力一年后初见成效,但很快,他再次遭受打击。1971年,《探求者》事件的最后处理结果下来了,方之因“不思好好地劳动改造,反倒企图篡夺农村的基层领导权,干起了什么‘代理生产队长’”(《扎根》语)而被开除党籍。母亲则被卷入了她从未参加过的“516反革命集团”,被专案组带到公社隔离审查。

  父亲被开除党籍后,只好将自己改造农村的计划与满腔热情投入到自家园子的经营上,种树种菜种粮食,养鸡养鸭。

  为了儿子日后能够扎根农村,父亲很注意训练孩子的劳动能力,他不但带着韩东整治园地,还让他学做各种家务。每年冬天,家里都要腌咸菜,父亲将园子里栽种的新品种“高秆白”拔出来,带着儿子一起去河边洗。河水冰凉刺骨,韩东手上的冻疮几乎被泡得裂开了。为了让儿子转移注意力,父亲一边洗菜,一边讲起了故事,讲中国古典名著,也讲外国名著,但讲得最多的是《三国演义》,桃园三结义、关云长水淹七军等等。

  不久,父亲被调到了公社文化馆工作,后来又调入县文化馆。有了用武之地,他积极投身文化建设工作,举办青年创作班、阅读学习、体验生活等活动。

  而六年的农村生活使韩东完全成了一个乡下孩子,他带着对县城的向往,随父母一起搬到了洪泽县。这段经历与体验,形成了韩东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小城好汉之英特迈往》。

  韩东一家六口人,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哥哥和他。外部环境的压力,使得家庭关系更加紧密。在下放的十年间,一家六口相扶相持,相依相守,相亲相爱,这种家庭格局在韩东心里刻下了极深的印痕。即使四十年后,他心目中的家庭概念依然是这样一个六口之家、三代同堂。

  韩东认为,家的感觉更是一种氛围。比如一家人每天聚在一起吃饭,在餐桌上说说笑笑。父亲母亲由于经常出差或者赶集,会讲一些北京、黄山的见闻,或者赶集碰到的新鲜事。外公外婆不太说话,一边吃一边听,一边笑着。他和哥哥则讲些学校里的事,或村里的故事。

  这样的家庭气氛,吸引了附近的许多知青。他们来借书来蹭饭,来与方之夫妇一起聊天说笑,谈外面的世界外面的形势。一到韩家,他们有的洗菜洗碗,有的帮忙洗衣服,甚至还有不少知青认韩东的母亲为干娘。远离家乡和亲人的知青们,在这个家庭里寻求慰藉,体会着家的温暖。

  爸爸在天上看我

  1978年,韩东考入山东大学哲学系,离开了洪泽。自此,他一直将洪泽当作故乡,而不是南京,即使梦里,他也经常回到洪泽。尽管四十多年来他多次搬迁,但梦里的家,始终是涧南的那个家。

  但韩东读大学的第二年,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1979年到1989年这十年间,韩东经历了四次死亡。

  第一次是父亲于1979年病逝。那一年,父母落实政策,回到了南京。然而,父亲一回到南京就住进了医院,沉疴难起。那年冬天,父亲带着许多未了的心愿和对两个儿子的牵挂,溘然长逝。

   父亲的去世,对于18岁的韩东来说,犹如一个成人礼。从此,他真的离开父亲了,必须独自去面对世界,去走自己的路。与父亲感情极深的他,多年来不断梦到父亲,有时在梦里泪流满面,但更多的却是梦见父亲依然活着,一直隐姓埋名生活在另一个地方。直到近些年,他才渐渐接受了父亲已经死亡的事实。但他认为死亡并不是消逝,他真切地感觉到,父亲依然存在,存在在一个不存在的状态里。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韩东:爸爸在天上看着我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http://gs.kankanmi.com

上一篇:当你老了
下一篇:为爱启程

故事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